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破碎的平行

神奇无脑师 2017-12-07 19:18:05

这单接完就回家。


刚过完年,街上行人不多,绚烂的夜灯把市中心照得如同白昼,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市区逛游,琢磨着一会回家点个什么外卖比较好。


“据您200米...”


单子来了


哦忘了介绍,我是一名快车司机。


这位乘客真有意思,根据他的描述,我老远就看见他了。


“您好,我在北京路南侧路口,您很容易找到我,我带着头盔”


上了副驾驶,我才看清楚,他除了穿着蓝白相间的送餐员专用工作服以外,还拎着个大塑料袋,上面写着“饿了么外卖”


真是搞不懂啊,怎么现在送外卖的还打车送外卖?


系上安全带后,我说,你好,你去云霄路49号是吗?


“对”,他摘下头盔说。


“好咧”,我几乎是唱出来的。


真走运,我家就在云霄路49号。


在路上,我问,“哥们儿,现在送外卖都改叫滴滴了吗?”


他说,“才不是,我摩托车半路坏了,怕耽误顾客吃饭,就叫了个车。”


我用称赞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一个留着刘海的年轻小伙子。


我说,“你真敬业啊,就冲你这精神,我要是饿了么老板,一定给你升职加薪。”


他憨厚的笑了笑,扶稳了怀里的外卖。


快到地方了,穿过这条熟悉的小道的时候,我说,到了,你下车慢点。


他没搭理我,而是借着路灯在看外卖单,嘟囔着,“49号,3单元301...”


“嘎吱----”刹车的声音划破长空。


“哪儿?”我扭过身子盯着外卖小伙子


“什么...什么哪儿?”他明显是吓着了。


我凑近他的外卖包裹看了好一会,不由得一阵鸡皮疙瘩从头电到脚


外卖的地址是我家,而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已经11年了,鲜有拜访者。





当然我还是淡定的掏出手机,打开app。


有可能是我不留神自己刚才定的外卖,谁知道呢。


可惜手机上显示我并没有下过任何订单。


我还在琢磨的时候,小伙子说了句不好意思就把外卖接走了,下了车,一路小跑冲向顾客所在的目的地,更确切地说,是冲向我家!留下我在车里不知所措。


我脑袋里闪过N种可能,但我还是相信最有可能的一种解释,“系统错误”


我低头朝上看了看我家的灯,很快就否认了“系统错误”这种猜测。


我家里的灯居然是亮着的。


糟了,家里进贼了,贼还把我家当自己家了...点上外卖了...


我苦苦想着对策的时候,小伙子已经下来了,我急忙下了车,跑上前去。


“我家...不对,你啊..那个..那人..家里有人?”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有啊...”外卖小伙子一脸不解,就像看神经一样在看我。


“那人长什么样?”我顾不上这么多了。


“我没仔细看...不好意思我得走了...”他有点嫌弃的挣脱开我,匆匆地消失在夜色中。


我站在原地,惊恐万分的看着3楼亮着的窗口,一种无名的黑暗从上空袭来,迅速席卷了我全身每个细胞,我紧接着看见了窗口里人物的剪影,那正是我--那虎背熊腰的熊样。


怎么会有,两个我?!


随之而来的就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捂着嘴,往后趔趄了两步,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的时候,我在方向盘上趴着,口水流了一方向盘,我眯着眼睛看着窗外。


是梦吗?


“据您200米...”挂在控制台上的手机冷不防的哀鸣了一声,吓得我几乎跳了起来。


单子来了,但愿这是梦。


“您好,我在北京路南侧路口,您很容易找到我,我带着头盔”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战战兢兢地扶着方向盘,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这两破捷达。


还是相同的场景,外卖袋子,饿了么,蓝白色送餐服,头盔,副驾驶。


摘下头盔,眼前这位留着寸头的中年男子说,“您好,师傅,云霄路49号”。






一路上我几乎没敢喘气,我的内心乱极了,这可能是我经历过最离奇的经历了,


我没有点外卖,却有人把外卖送到我家,我独居11年,独来独往,今天家里却有了人,这人正是我,然后我晕倒了,醒来又发生了一遍,不同的是这次外卖小伙变成大叔了...


这该死的梦什么时候醒?


再次穿过这条小道的时候,我和外卖大叔说,快到了,您下车慢点。


“嗯...3号楼301...”大叔眯着眼睛看着外卖单。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神经,说到,“巧了,这户人家我认识,外卖给我吧,正好我上去打个招呼,给他们个惊喜。”


外卖大叔半信半疑的看着我,“真的假的...”


“真的啊,3号楼301不是?户主叫伍彦祖?”


(咋滴)


大叔侧过身子看了看外卖单,点点头。


“您放心交给我吧,我给您送上去”,我在那一刻竟有些为自己的小聪明骄傲了一下。


“行吧,你服务态度好点,用户给差评了我可找你算账,我有你手机号!”大叔半开玩笑地说。






按下楼下门铃的那一刻,我内心极为复杂。


万一是我自己接的呢?开门的会是我自己吗?见到了会发生什么?天啊!


我为什么要作死?活着不好吗?


“喂?”


门铃那头是个女性的声音。


“你,你好,饿了么送餐员”,我慌乱的回答。


“啪”,门开了,清脆的声音如同审判的枪决声,重重地捶打着我的心脏,我把衣服拉链拉上,把头深深的埋进已领,进了楼道。


“咚咚咚”,“您好饿了么外卖...”


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士,穿的很居家,探出头来,盯着外卖,又看了我一眼。


吓得我赶紧回头躲,干咳了几下,余光之间,见到了屋子里面的一景。


完全不同于我的装修风格,我是说,我住的那个家,我懒得收拾,所以屋子里清一色的简约风格,灰蓝色调为主,而眼前这个家,木地板,橘黄色的灯光,欧式复古的家具,更重要的是,那个看起来价格不菲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男人,穿着浴袍,正低着头玩儿手机呢,看样子这个我,和这位女士是情侣关系--或者是亲戚,谁知道呢,反正我不记得我有这么漂亮的姐姐或者妹妹。


这个男人要是我就好了,我也想被人被爱。


我递上外卖,转头就要走。


我觉得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两眼发黑,我想吐。


“诶?你怎么没穿工作服啊?”她嘟囔着关上了门。


我捂着嘴,推开楼下的大门,跌跌撞撞的跑向角落,开始了剧烈的呕吐,眼皮发重,膝盖一软,我仿佛堕入深渊,昏迷了过去。







“据您200米...”挂在控制台上的手机提示音如期而至。


我一下子从方向盘上坐起身来,只有一种可能吧。


我在平行空间


接下来的事,如同幻灯片一般,外卖袋子,饿了么,蓝白色送餐服,头盔,副驾驶。


外卖人员也换了,这次是个口译很重的青年。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我为什么会置身于这个平行空间里面,而且这个空间为什么一直在重复,我是穿越了吗?我现在这个样子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不过比当滴滴司机有意思多了,我这一辈子,碌碌无为,大学辍学,又找不到工作,没正经谈恋爱,好在父母双亡--我这么说真没良心--我不用担心辜负谁的期望,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当几年司机,攒点钱,开个便利店,养老送终。


不知不觉,又穿过这条小道,我用相同的伎俩骗到了外卖,按下门铃。


这次接听的的会是谁呢?


“喂,你好啊。”这是我自己的声音!万一被认出来了呢?


急中生智,捏着鼻子说,“你好,饿了么外卖”。


门开了,我进去了。


开门的一瞬间,我真的是闻见了酸臭味,从那细小的门缝里就渗透出来的恶臭,就像是20年没洗的袜子掺杂着过期的牛奶发了酵。扑面而来,“如沐春风”。


门里伸出一只满是污垢的手,若不是我瞥了一眼,真的难以想象这个人就是我--像是半只脚进坟墓的骷髅。


接过外卖他就把门关了,压根就没看我。


他--我,怎么这幅德行?真是可怜虫!


不知道是因为平行时空,还是因为被熏得,我再次呕吐,然后再度昏迷...




“据您200米...”


外卖袋子,饿了么,蓝白色送餐服,头盔,副驾驶


一路上我越想越发觉得可笑,我为什么被困在这个轮回里面?去看不同平行世界我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相同的躯体罢了,根本没什么值得羡慕和同情吧。我受够了,我该如何结束这荒谬的一切呢?


这次接门铃的,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饿了么送餐员”。


呵呵,真有这么一瞬间,我真以为自己是送餐员。


还到了301,我就听见里面欢声笑语的,煞是热闹。


开门的一瞬间,我仿佛嗅到熟悉的味道,这味道这是妙啊,像极了我小的时候,家乡里面苞米的香甜味,那是我死去的妈妈最爱煮的一道菜,虽然只是单纯的煮玉米,但是我都能会想起那个时候的幸福。出来的是个老妇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有80岁了,她看了看我,微笑着说,辛苦你了呀,大晚上的也专门跑一趟,她笑得好美啊。


我不敢多看她一眼,我生怕自己会痛哭,生怕会让自己的情绪失控,我的妈妈,你是我的妈妈吗?亲爱的妈妈,我已经快40年没见您了,但是我怎么会忘记您的一颦一笑,以及您那温柔的问候。我极力忍住抖动的身体,眼睛里的泪水不停地打转,如同炽热的泉水从地心奔涌。


“小伙子感冒啦?”她慢慢接过外卖,看着我,眯着眼睛,可能老花了吧。


“太奶奶!”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看见我,羞怯的躲在太奶奶的身后,


“佳佳乖,快叫叔叔好”,她摸着孩子的后脑勺,说到。


“叔叔好”。小女孩


“嗯”,这是我这一刻唯一能出来的声音。


孩子长得可真好看,眼睛很有神,小小的脸蛋粉扑扑的。


我使劲的把眼中的泪水擦拭干净,朝屋子里面望去,大人小孩,老婆孩子,四世同堂,我见到了我的父亲, 印象中他很严厉,只会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抱抱我,然后皱着眉头继续听收音机。现在他正悠闲地在靠椅上听广播,岁月爬满了他的额头,却掩盖不住他那严厉的眉峰,我是多么的想念父亲的臂弯。眼下这是我这辈子从未憧憬过的梦想,是我一辈子无法完成的梦,它曾经离我那么远,现在却近在咫尺,这才是我的人生,这才是我想要的生命!


“叔叔你没有穿工作服”,小女孩关门前调皮的对我说。


我的生命不该如此!在里面享受的人,应该是我!


在小姑娘关们的一刹那,我极力克制自己的声音,把脸埋的低低的,弓着腰说,“小姑娘,叫你爸爸出来,叔叔的单子有点问题”


“好,叔叔你等一下”。


我也许是疯了,但是我不想失去这一切,我不想再一个人,这么孤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好”,他出来了。


“你好,你看这个外卖单上...这儿”,我指点着,他把头伸了过来。


我立刻用拿着单子的手捂上他的嘴,右手绕过他的脖子,紧紧地勒住。

他的双手不停地在空中乱抓,却无济于事。我早已泪流满面


屋子里面电视播放的新闻联播开场的声音很大,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报着节目,没有人在意虚掩着的门外,一个愤怒而绝望的灵魂,正在病变。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能低声的在他耳旁重复。


慢慢的,他的动作轻了,然后一动不动。


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我早已浑身湿透,双眼空洞的望着这个穿着睡衣的自己,期待着呕吐的来临。


天啊,赶紧让我晕过去吧,我是个罪人!


可惜,昏迷,在没有发生过,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的过了节点。




2年后,


其实我过得并不快乐。

虽然我拥有了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儿子,还有我的孙女,两家公司,一辆豪车。



但是我每天都怀着一颗悔恨的心起床,妻子说我变了,说我疑神疑鬼,说我喜怒无常。



我也说不上来,也许吧,慢慢的,我也从这段往事中走了出来。日子慢慢的也恢复到了无趣,为什么呢,因为我还是无法避免的产生了厌倦,老人们事情太多,工作压力史无前例的大,孩子的房贷问题迟迟解决不了,妻子面临更年期。总之,有时会在半夜醒来,想起自己曾是一名司机,然后苦苦的发笑。


谁会在乎你是否真正的活过,只要一息尚存,那就是救命稻草。


过完年的有一天晚上,我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老婆跟我说,“亲爱的我半小时前订了外卖,中午在家吃吧!”


外卖?嗯,自己做太麻烦了,我觉得吃外卖也方便...

过完年应该都上班了吧,今天初几来着?



等我反应过来,我疯狂的冲出浴室。


可是一切都晚了,听见我的女儿开门的声音,


“谢谢,诶?叔叔,你怎么不穿工作服?”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