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未来世界 | 人工智能的时代=人类失业的时代?

半城 2018-05-15 06:41:15



【半 城 大 话】这是半城的新专栏、《一猫一艺术》的姐妹篇《未来世界》,是译言网创始人赵嘉敏为小女孩木果描述的未来世界,一个人类与智能共处的世界。

它看似只是儿童读物,但也是为女性与母亲所写。无论是家庭问题、婚姻问题或是两性问题说到底都是个人成长问题,越是沉浸其间越是迷茫。何不跳出鸡零狗碎、婆婆妈妈的冗长,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和探索欲。只有不断去拓宽自己的世界,才能见天地、见众生,最后遇见美好的自己。 让我们与孩子一起探索《未来世界》,这是最有价值的陪伴和共同成长。






慈爱的机器:你长大后的世界

文/赵嘉敏

亲爱的木果:


答应你妈妈给你写这些信的时候,我们一共见过三次面:第一次你矜持得像个小公主,一句话都不肯跟我说;第二次大概是嫌妈妈跟我讨论工作冷落了你,你很是不高兴呢;第三次因为有爸爸在吧,你超兴奋,让爸爸和我各拎着你的一只手“荡秋千”。


不知道你将来会不会记得这些。我想应该会的。你妈妈曾经惊叹我能像机器一样搜索自己的记忆;但我的记忆力并非很棒,跟我们家小朋友一比,简直是被他秒杀。他能记得很久以前的事情,而且几乎每个细节都很清晰。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照相机般的记忆”,不过跟他的同龄人比,也并没有什么稀奇。有一档叫“最强大脑”的节目,里面有不少小朋友,他们的记忆力那才叫神了——没准儿他们都是些真正的“超人”呢!


小朋友们总是会比他们的爸爸妈妈们厉害。这样人类社会才能一步步前进到今天。从我父母那一代——也就是你的爷爷奶奶那一代起,人类进步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你爸爸妈妈懂很多你爷爷奶奶一辈子都无法理解的东西;你将来也一定懂很多你爸爸妈妈一辈子都学不会的东西。有些东西,仿佛你们一出生就已经会了,不需要像爸爸妈妈们那样需要学习才能掌握。你一定在你妈妈的手机和 iPad 上玩过电子游戏。我相信没有人教你怎么玩,你自己就会了,甚至比你说话还要会得早。



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们吗?一出生就有这么神奇的玩具。我记得我们家小朋友出生时,我和他妈妈买了第一台 iPod——一种大人们用来放音乐的玩具,可以装在口袋里带着走,里面能存几千首歌。再早十年——当然那时候我们家小朋友还没有出生——我给还没有出生的他的妈妈买了一个随身 CD 播放机当礼物,可以放进一张装有十几首歌的光碟来播放。现在这些玩具都看不到了、过时了。也许一眨眼,你现在玩的手机和 iPad 也会过时了。不知道那时候会有什么更新奇的玩具给你玩。


在羡慕你还有我家小朋友的同时,我也有一些担忧。这正是你妈妈让我给你写这些信的原因。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了,而且还在越来越快。以前有个很有名的科幻作家叫凡尔纳,他能想象出几十年后发生的事情。我有个很好的老师和朋友叫 KK,是个外国人,他在二十年前写的书预见到了很多今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很怀疑将来是否还能有人预见到二十年甚至是十年之后的事情。我们可能甚至还没来得及想象未来是什么样子,未来就已经发生了。



不知道你妈妈或是你的幼儿园老师们问过你长大想做什么的问题没有?我曾经问过我们家小朋友,不过以后再也不会问了。我小时候,世界上似乎最多的是两种人:工人和农民。我周围的很多叔叔阿姨是工人;而我的爷爷奶奶,还有他们村子里的人都是农民。你的叔叔阿姨们应该很少是工人了吧?至于农民,我猜你应该还没有真正见过呢。


每一次技术有大的进步,社会就会分化出一部分新的人群——以前我们习惯用阶级这个词——我想以后你们应该不会再用这个词了。世界上最早有了农民,大概在两、三千年前;一、二百年前,城市里的很多人成为了工人;而从一、二十年前起,工程师开始大量出现。我也曾经是一名工程师。工程师现在很是吃香呢!不过呢,等你长大也许用不着了。等到你长大的时候,工程师就会变得没那么稀罕了。因为工程师的很多工作也都会由机器接手。就像农民们种地用播种机和联合收割机,工人们干活是在流水线旁边,将来工程师们开发软件或硬件,很多时候也只是在键盘上敲几个键的事情。


当然,除了农民、工人和工程师,世界上还有很多做其他工作的人:幼儿园的老师,开出租车的司机,医院的大夫,饭店的厨师,商场的收银员……我们数都数不过来。但是,你能不能想象得到,机器有可能会做所有这些工作?课堂上给你辅导功课的是一位机器教师,她可以同时给几百几千个学生做单独辅导;自己会开的汽车现在已经出现了;你去医院看病,给你做检查、开处方的很可能是个机器大夫;还有人造出了据说会炒几百种菜的机器手;而你到商场买东西结账时,根本不需要有什么收银员,只要从一道门那儿一过,商场就知道你买了哪些东西、要交多少钱,并且自动从你的账户里取走了这些钱[1]机器在任何一个单独的领域里几乎都一定比人做得更好。


有一些工作也许还是只有人才能做得好。比如画画,写诗,作曲。但也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做这样的工作。艺术之所以被称为艺术,就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做不来。[2]


那大多数的人们做什么呢?这正是我感到担忧的地方。现在,机器是你们的玩具,是你们的帮手,是你们的伙伴。但是有一天,你们可能会发现,你们要面对的不再是跟其他人的竞争,而是跟机器的竞争。



有人会说我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甚至是可笑的。他们会说,机器在接管很多人类工作的同时也会为人类创造很多新的工作,比如跟机器交流的工作。也许吧。但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机器根本不需要我们跟它们交流。如果它们自己就能把所有的事情做好,如果它们自己之间能够直接交流,为什么需要我们人类帮助它们做这件事情呢?倒是我们人类,也许会更加需要机器的帮助才能跟其他人进行交流。不是吗?我们一旦有一天忘了带手机,就会心神不宁;我们之间的传情达意,也越来越依赖于一种被称为emoji的数字表情。


这就是你长大后要面对的世界——一个机器智能的时代。它不一定是个糟糕的时代——至少现在我们还看不出来有任何迹象。我们唯一知道的是,那是一个我们想象不出来的世界,而且它一定会在你长大之前就变成现实。

2016年10月21日


注:

[1] 在这封信等着被印出来的时候,亚马逊推出了新型线下零售商店 Amazon Go,其购物体验与这封信里所描写的几乎完全一样。

[2] 目前也有很多人工智能在学习“艺术创作”,比如 Google 的 Deep Dream,可以模仿那些绘画大师们的作品风格。虽然还不能称之为“创作”,但正如人们所说,任何创造都是从模仿开始的。



未来世界

本栏目共有六封信,将陆续推出,写给即将与智能共处一个时代的你。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第九区9thZone”(ID: ninthzone),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预购《第九区·慈爱的机器》,静心阅读,给未来人生一个聪明的开始。


作者简介

赵嘉敏,译言网、东西文库创始人。清华自动系本科、硕博连读肄业,后获南加州大学工业系统工程学博士和计算机硕士学位。曾主导出版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的《失控》《必然》等书。


文编丨车俊铭  美编丨陈茜茜  音乐丨范丽甍

本文由「第九区9thZone」授权「半城」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