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老爸评测与先头游击队

民生23度 2017-11-20 12:36:26


 

提要:

 

魏文锋把自己喻为先头游击队,不断去摸索寻找有毒有害产品,发现问题后报告“正规军”质检部门,再由他们去大规模地检测曝光,他相信民间力量能从下至上地推动产品标准检测的进步。

 

 

魏文锋最近成了公益圈的网红。


因怀疑女儿的一张包书用的塑料膜含有毒有害物质,在政府检测检验部门工作了近十年的魏文锋,打算成立一家用品化学检测机构,专心从事公益检测检验服务。此前,魏文锋还下过海,开办过一家公司,年营收一度做到了五千万。


投身公益之后,从众筹检测费用,到出售无毒商品自我造血,再到股权众筹融资,资深技术控出身的魏文锋屡遭质疑和争议,即便如此,他仍想在自己创立的社会企业——“老爸评测”上玩点公益新花样。

 

问题包书膜

 

 2016年秋季开学不久,“包书膜检测有毒”成了许多家长口中的关键词,也让公众认识了检测包书膜安全性的杭州市民魏文锋。


早在2014年,他发现女儿用于包课本的塑料膜气味刺鼻。依照大学物理系专业背景及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从事产品安全检测和产品认证十余年的检测经验,魏文锋怀疑包书膜可能含有毒有害物质,于是在相关单位官微留了言,结果石沉大海。此后,过了一个学期又一个学期,“问题包书膜”总在开学季出现。魏文锋终于被惹恼,他觉得孩子用的物品可能有问题,怎么能视而不见?


魏文锋决定找出真相。他认为,第一步是砸钱,必须砸钱才能引起大家重视和关注。于是,他自掏腰包买了学生市场上不同品类的7种包书膜,花9500元送到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试图用科学的检测结果验证自己的猜测。


果然,检测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大部分送检包书膜中含有过量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烃,前者可能扰乱人体内分泌系统,后者则是强致癌物。“一下踩着地雷了。”魏文锋没想到问题真的如此严重。


接下来,他花了10万元找人拍了一部详细讲述他检测全程的纪录片。纪录片刚一上线,立即引起轰动,合计播放量过千万。


2015年8月25日,魏文锋在接受杭州电台采访时允诺会开设一微信公众号,详尽说明包书膜的检测报告。微信公众号“老爸评测”上线后发的第一篇题为《开学了,您给孩子买的包书膜,有毒吗?》的文章,到第二天,阅读量即达10万+。

那一刻,魏文锋有了公益网红的样子,人称魏老爸。

 

能为别人创造价值,也是快乐的

 

魏文锋的第一篇微信文章继续在各大微信群里疯传,直逼两千万阅读量,而焦急的家长们开始寻找安全可用的包书膜。


2015年9月中旬,原本主攻跨境电商的公司被魏文锋直接改为出售检测无毒文具的杭州批批检贸易有限公司,试图通过“发现危害物品、检测验证危害、寻找替代产品”的模式完成公益自我造血的尝试。两个月后,砸进去的几十万即将烧光,快撑不住的魏老爸在家长微信群无奈表示倒下的可能性。


家长们着急了,拼命鼓励这位老爸一定要坚持下去,众筹股权的方法就在这时候冒了出来。有家长加了魏文锋的微信,“嘭”一下就转账一万元,然后留言说他入一股,“吓死人了”,魏文锋没想到他做的这件事竟有如此大的吸引力。无限的信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感,“我得认真做好,要正正规规地筹款,寻找筹资平台,发起众筹股权”。


接下来就像一段潜力股忽然逆袭成功的故事。他约见众筹平台经营者,对方来的是两个小年轻,商谈了各项商业计划后,最后问了句魏的年龄,魏文锋如实作答。对方说,“一般过了35岁我们都要慎重考虑的”。魏文锋倔着劲说,他的众筹项目将自带粉丝,不需要众筹平台带来的投资者。2016年1月16日,第一次路演众筹项目还忐忑不安的魏文锋发现,演讲结束不到一小时,众筹资金近百万元。到第二天,竟以203万的超募金额成功招募了112位股东,逆袭成功。


“老爸评测”第一批员工许妍和王泽军仍觉着这只是成功中产的一份公益情怀,不会持续太久。魏文锋坦承烧掉几十万做公益检测确实不是普通人可以去做的事情,但恰好他还算是有点钱的商人。“人到了这个时候就想做点什么”,魏文锋觉着赚那么多钱没用,最后两手一撒,尘归尘,土归土。


对此,魏文锋有切身体会:有一湖北籍同学,毕业在当地检验检疫局工作。2014年是毕业20年同学会,可那位同学没来,魏文锋还骂他不给面子。然而,不到一年时间,传来同学病逝的噩耗,原来那位湖北同学在同学会时已患癌,所以没法参会,现在他留下一个十多岁的儿子。此事对魏文锋触动很大,他觉得可以跟女儿说别用那些有毒包书膜,也可以跟校长说这个学校都别用了,但杭州有30万小学生,全中国有一个亿,怎么说得过来。“能为别人创造价值,才能获得内心的快乐。”魏文锋说。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开始一天两份班,白天到六楼公司上班,下了班就上十楼给“老爸评测”包装发货,一直持续到2016年3月份才辞掉百万年薪工作,全职做公益检测。

 

检测难带来粉丝家长

 

“老爸评测”的粉丝家长挤满了七个500人的微信群,每个群里每日滚动着上百条信息。他们的昵称标注为“天津-东东妈”“西安-乐乐爸”“福建-小雨爸”,魏文锋是“杭州-魏老爸”。这是一群略带焦虑的家长们,每天有问不完的问题:吸除甲醛的炭包可否晒晒再用?荧光剂有没有影响啊?下围棋的棋盘哪个好?


这些不安还来源于微信群外。2016年2月,江苏省质监局抽检仿瓷餐具,颜色鲜艳的儿童仿瓷餐存在重金属铅转移问题;6月,上海市质监局对7类儿童产品进行抽检,线上线下总体的合格率55%,部分童靴被检出甲醛及邻苯二甲酸酯超标,就连国际大牌产品也未能幸免。


专职做公益检测后,魏文锋每天在微信群的主业是回答家长们各式各样的提问,而副业则是推送公众号文章,链接众筹资源。


负责样品检测的王泽君发现,家长们之所在有那么多问题,源于现实困境无法突破。

目前,国家的产品检测实验室只对来样负责,而来样也只能由企业或单位组织自身送检,可现实是今天检测合格、明天大批量生产仍不合格的现象也很常见;其次,国内许多产品检测标准较之国外还是滞后,在多种文具中检测出的毒性物质多环芳烃在德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有大范围的限量规定,而我国标准体系中对多环芳烃的限定还未置于玩具和儿童用品等产品中,家长们为此担心不已。


困扰家长们的第三个因素是检测费用,市场价二十多元的包书膜,检测费用要9500元,如此之高的检测费,让许多家长望而却步。


经营过公司的魏文锋认为,老爸评测平台可以实现抱团检测,自己发起众筹项目,自己号召动员,检测费用平摊下来也就没有问题。魏发起的众筹则早已开始,截至2015年底,共有1917名全国家长参与,众筹款项60257元。


不仅是买货的,还有卖货的老爸们也被这个平台吸引过来。


李敏是上海一家成衣贴牌企业的老板,也是一个十岁女孩的父亲。发现老爸评测这个平台后,一拍大腿就飞到了杭州,要找魏文锋深聊。他觉着魏做了一件自己一直想做却迟迟未付诸行动的事情,主动提出要为老爸评测生产儿童三角裤。哪知魏半夜打电话来要求停产,因为印染过程添加的壬基酚会干扰到孩子的内分泌系统,对生殖系统有毒性。跟染厂确认有添加了壬基酚以后,李敏不得不把那批原材料废弃放置到仓库,“爸爸们要的是安全的儿童贴身衣物”。


然而,庞大的家长群也吸引了不少推销人员及厂家老板,还有自称是政府机关工作的人员质疑其专业性,不少质疑者认为老爸评测不该卖商品,因为商业性太强。王泽君对此感到苦恼,许多鱼目混珠的质疑需要一定辨别能力,该怎么完善也是个问题。

 

良币如何驱逐劣币?

 

“老爸评测”的微商城里,所有物品都只推荐一个品类的无毒可用产品,这其实是魏文锋的小算盘。目前,每一家互联网购物平台都有成千上万条可选商品,这是加法,而魏文锋的做法不同,他要逆其道而行,做减法。


他解释自己的运营模式是B2C(business to consumer,企业组织对个人), 即为消费者服务,向消费者收钱,不接受商家或工厂的广告费和赞助费。


在专业检测问题上,目前“老爸评测”大都依据欧盟标准以及化学品危害毒理数据库,委托有资质的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每篇检测报告推文都附上说明,“我们扬善而避恶”,即是好的只推荐一家,坏的不公布,隐去被抽检产品的品牌信息,魏文锋解释说,“我不希望做个维权斗士”,他追求的是“良币驱逐劣币”,致力于做好家长委托的检测,寻找好的商品,自然能渐进改变生态,比如包书膜含毒问题检测。


现在,多家生产包书膜的企业改进了生产工艺,提供了产品质量标准。


2016年秋季开学,“老爸评测”再次送检10份包书膜,样本中只剩一份含有邻苯二甲酸酯。


    魏文锋把自己喻为先头游击队,不断去摸索寻找有毒有害产品,发现问题后报告正规军质检部门,再由他们去大规模地检测曝光,他相信民间力量能从下至上地推动标准检测的进步。


    事实上,更大规模的良币驱逐劣币行动已经提上日程。2016年9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消费品标准和质量提升规划(2016-2020年)》,提出以先进标准引领消费品质量提升,倒逼消费品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首要任务即是消费品国内外标准接轨工程,到2020年完成1000项以上重点消费品标准比对工作,建立消费品标准比对数据共享系统,重点领域消费品与国际标准一致性程度达到95%以上。

 

社会企业新标签

 

2016年3月,魏文锋的“老爸评测”入选“社创之星”(中国社会创业之星)大赛,网红之路遇上了新标签“社会企业”。一脸茫然的魏文峰不得不开始百度搜索何为社会企业。


1970年代在全球兴起的“社会企业”概念在2004年才走入中国,虽然其定义在国际上尚未有公认的界定,但有普遍认同的几个特点:一是以解决社会问题、创造社会价值为第一要务,二是要有优秀的商业模式,必须有市场竞争力,能够为客户用心提供优质的服务;最后是其盈余主要不用于股东分红,而是用于机构的再发展,以及要帮助或服务的弱势群体的能力得以提升并与社会融合。简单来说,社会企业就是鼓励以商业的手段做更多的公益。 


比对定义,魏文锋认为“老爸评测”符合大方向,其使命是让天下的孩子远离有毒有害的产品,这也在解决一定程度的社会问题,内心却仍有顾虑:能不能既众筹检测又卖货?作为“社创之星”大赛评委,著名公益人徐永光当时给了魏文锋肯定的答案。


“我们更看重社会创业者关注什么社会议题以及如何行动。”社创之星执委会秘书长陈迎炜谈到这项比赛的重点,过去我们都以盈利能力来衡量企业水平,而在21世纪应该多维度地去看,关注社会福利、权力机会等社会影响力内容,这是社会创业的愿景。


  “社会企业进入中国时间较晚,目前只能说是方兴未艾。”致力于孵化公益创业项目的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副主任丁立则告诉南方周末,基于融资渠道、供求关系及法律制度等原因,现阶段乃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社会型创业仍然比较艰难,需要更多实践与探索。


正如在检测领域力推“老爸标准”一样,魏文锋已经开始探索之旅。社群自治、老爸质控系统,是他想到的新方案。具体而言,不再是老爸评测一方寻找好用安全的产品,而是发挥每位家长的专业力量,会养鸡的找养殖场,懂鸡蛋的监督流程,老爸评测团随时帮助检测,电商团队按时出货,剩下的家长们花钱买蛋,这将是一个依靠自我力量运转的社群平台。魏文锋相信这个曾经把他推出来成为公益网红的力量不可忽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