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官场小说 l 随遇而安(53)

基层干部参阅 2018-07-03 08:25:24

众  筹  公  告
  自长篇官场小说《随遇而安》在公众号基层干部参阅(ID:hnzsck)连载以来,得到了读者的广泛关注和一致好评,不少读者在后台纷纷留言询问购书途径。

  应各位读者要求,经作者授权,现启动官场小说《随遇而安》众筹活动,按照出版商价格核算,规格为大32开,60万字左右,约500-600页,一千册启印,成本价20元。


  有意购买此书的读者,可加基层干部参阅微信(hnzsck99)支付并提供邮寄地址,一本起购,30元包邮。若众筹数量没有达到印刷厂起印数量(1000册),将向各众筹读者退回原款。感谢支持!


随 遇 而 安

作者:凤凰单枞


 53

  “老板,舒服吗?”海南三亚,一家滨海酒店的沙滩上,“回家探亲”的刘曼柔正为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按摩着,一边忙和,一边抛着媚眼给那个男人。


  “嗯,舒服,好好表现,回去翻倍酬劳”,男人一边抽烟,一边享受着刘曼柔的服务。


  这是刘曼柔最新开发的项目——商务伴游,同样是出来伺候男人,伴游就要比陪酒赚得多,陪一场酒,运气好的话能拿个千儿八百,运气不好喝得烂醉也只能赚两三百块,可商务伴游就不一样了,以秘书或助理之类的名义跟着这些大老板出去旅旅游散散心,三五天就能拿到万儿八千,碰上大方的,三万五万也是有的,要比在酒吧里陪酒来的快。


  “你真是大学生?”胖老板对刘曼柔的身份很感兴趣。

  “您不是看过我的学生证了吗?”刘曼柔一边服务一边回答。


  “这年头,别说是学生证,就是警官证,只要花钱就能办得出来。”


  “老板,您要是不相信,回头我带您到我们学校瞅瞅,或者你考考我的专业知识?”为了留住这个大客户,刘曼柔用尽了所有手段。


  “不用,你专业知识很过关”,胖老板淫笑着,伸出手在刘曼柔胸前捞了一把。


  “哥,你真坏!”刘曼柔很会说话,偷偷地将对胖老板的称呼由“老板”换成了“哥”,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上的变化,却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了很多。


  “哈哈,哥就喜欢你这股骚劲”,胖老板熄了烟,叹了口气说道:“其他都很好,可惜不是个雏儿”。


  “雏儿有什么好的?雏儿能把你伺候的这么舒服吗?”刘曼柔酸酸地说道,手上略一使劲,让男人感到些痛楚,却又不能过痛,力度把握得刚刚好。


  “呦,轻点宝贝儿,别把哥捏坏了”,胖老板淫笑着说道。


  “捏坏了活该,谁让你惦记着雏儿来着”,刘曼柔虽有点不高兴,但她不能表现出来,恰到好处地撒了个娇。


  撒娇是女人的专利,但也是个有难度的技术活儿,撒得少,男人会觉得这个女人没情趣,撒得多了,又让人觉得太腻歪,撒得恰到好处,挠到男人的痒处,才能有求必应。


  “呵呵,这你不懂了吧,雏儿有雏儿的好处,没被人开发过,占了头一份的彩头,能给人与众不同的感觉,不是语言能够表达出来的。当然,哥也很喜欢你,你也是挺有风情的嘛”。


  “嫌我不是雏儿,我还嫌你肥呢,要不是冲你兜里的钱,我才懒得伺候你这头肥猪呢”,刘曼柔心里嘲笑道,脸上却仍是迷人的笑容,“哥,你真想要个雏儿啊?”刘曼柔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顿时计上心来。


  “想啊,我可是很久都没尝过鲜了”。


  “我有个路子,你要不要试试?”刘曼柔钓起了胖老板的口味。


  “哦?”听了刘曼柔的话,胖老板突然焕发出了罕见的活力,赶忙坐了起来,伸手抬起了刘曼柔的下巴,急切地问道:“真的?”


  “看你那色样”,刘曼柔看到胖男人激动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嫉妒起来,男人竟然对那层膜看的那么重要,就连这个整天游荡在花丛里的胖色鬼都这样,其他男人肯定更念叨。心里虽然不悦,脸上却未表现出来,“算了,我不能把人家往火坑里推”,刘曼柔欲说还休,继续吊着胖老板的胃口。


  胖老板闻听刘曼柔话里的意思是真有办法帮他物色到一个处女,心里立时跟猫抓一样,竟讨好起了刘曼柔:“宝贝儿,快说,什么情况?长什么样?给哥介绍介绍?”


  “我可不能这样,我们是好姐妹,我要是把她介绍给你了,等于把人家推到火坑里了,人家还不恨我一辈子啊,再说了,人家那小身板可经不起你折腾,你不把人家给压死才怪呢”,虽然嘴上拒绝着,刘曼柔话里的意思却表明了她手上正有那么一个人。


  “乖宝贝儿,大哥求求你了,你就给撮合撮合吧,你说的我这心里痒痒的慌”。


  “痒就痒着呗,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我伺候你还不满意,还想要处女,喜新厌旧,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刘曼柔噘起了嘴。


  “宝贝儿,大哥既喜新又不厌旧,大哥保证认识了新妹妹之后,还会一如既往的对你”,眼看刘曼柔要被说动了,胖老板继续努力着。


  “还是不能给你介绍,帮你撮合成了,与我又没什么好处”,刘曼柔把胖子的胃口吊得差不多了,开始跟他谈起了条件。


  胖子听后立时欢喜起来,只要肯谈条件,这事儿就有促成的可能,钱能办成的事儿就不是事儿,钱办不到的事儿才能叫事儿。


  胖子伸出一根胡萝卜似的手指说道:“撮合成了,哥给你一吊钱”。


  刘曼柔心里猛得一喜,胖子口中的一吊钱,是玉城的民间俗语,一吊钱即指一万块钱。这胖子可真大方,这趟伴游,胖子出手就给了她一万,加上这一万就是两万了,真是赚大发了。刘曼柔看看胖子的胡萝卜似的手指,又想想即将到手的一万元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嫌少?”胖老板不明白就里,还以为嘲笑他开的价低呢,于是又伸出一根手指,豪迈地说道:“两吊!”


  刘曼柔又惊又喜,转眼之间,钱包又厚了一层,本想再闹一下让胖老板接着加价,可又怕玩过了,眼睛一转,顿时有了主意,噘起嘴拉着胖老板的手撒起了娇:“好了啦,看在你对妹妹一片诚心的份儿上,妹子答应你了,但我不敢保证人家会陪你,我只能尽力而为,还有……你认识了新妹妹之后,一定不要忘了我哦。”


  听到刘曼柔同意了,胖老板喜上眉梢:“你在玉城打听打听,我孙海银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吗……”说完这句话,胖老板立即认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忙住了口,在风月场上混迹,最忌讳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


  好在刘曼柔并未在意他的话,对她来说,对方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哪怕叫乌龟王八蛋,只要肯出钱,只要出得钱多,叫什么、做什么的,与她并无关系。


  刘曼柔与孙海银搭上关系,是廊桥之夜酒吧的经理搭的线,而孙海银正是廊桥之夜的幕后老板之一。孙海银口味奇特,偏好学生妹,于是经理向他推荐了刘曼柔。刘曼柔整天在廊桥之夜走场,不能不给经理面子,本想应付一下了事,没想到孙海银竟然是个财神爷。


  事实上,孙海银也确实是个财神爷,他的身份是建设银行玉城分行的行长。


  钱是调动人类激情最有效的催化剂,有了两万块钱垫底儿之后,刘曼柔表现得分外卖力,她把自己紧紧的贴在孙海银身上,柔柔地说道:“哥,我的包包过时了,明天逛街时帮我买个包吧?”


  孙海银心情愉悦,满口承诺道:“成,哥明天送你一只驴牌的包”。


  “驴牌的?”刘曼柔觉得这包的牌子怎么这么难听。


  “还大学生呢,没学问了吧?LV用汉语拼音怎么念?”孙海银卖弄着。


  “L……V,L……V,驴?!哈哈,哥,你太幽默了”,刘曼柔笑得花枝乱颤。


  孙海银看着眼前白花花的玉体,顿时色念肆意,翻身将刘曼柔压在了身下。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整个城市经过雨水的洗涤后显得格外清新,空气中略带些泥土的腥味,呼吸之后,反让人精神一振。


  时间尚早,张静怡却已醒来多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了无睡意,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眼睛却没有看进去,脑子里与李安邦之间的是是非非。张静怡想想自己的婚变,再想想李安邦在基层这几年经历的遭遇,诸多不解也都能想通了。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自己在婚后经历了元彬非人的折磨,反而打开了她对前任男人始乱终弃的症结,与元彬相比起来,前任算的上是好人了,自己练元彬都能宽容,更没有必要对他人继续板着面孔。李安邦经历的杨蓉的外逃,并被发配到了乡下,也是历经几番生死,这些事情的发生,也会对他的性格有了一定的程度的影响,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也应该去理解和包容。


  张静怡对李安邦的过去和现在进行了对比,发现他身上的气质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是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但感觉陌生了很多,更像一个引而不发的中年人。张静怡对这样气质的男人感到似曾相识,仿佛从他身上能看到叔叔的影子,张静怡暗自做了比较,她更喜欢现在的李安邦,让人觉得安心,可靠,值得依赖。


  想着想着,张静怡又生起气来,因为自从上次见过面以后,李安邦竟然连个电话都没再打给她,且不说两人相亲的事儿,哪怕是作为曾经的朋友,李安邦也该主动跟她联络一下,请她吃顿叙叙旧什么的。


  “我主动打给他是不是不太好?可如果我不给他打的话,他再跟别的女人相亲了呢?要是被齐帆抢去了呢?”张静怡胡乱猜想着,心里恨死了李安邦,竟然让她如此纠结,“算了,抛硬币吧,正面就主动打给他,反面就耐心等待”,张静怡想起了一个拌饭,将一枚硬币高高地抛了起来。


  硬币抛向空中,又落在了地上,张静怡却没有去看结果。


  其实抛硬币这种方法是不用看结果的,当你把那枚硬币抛向空中的时候,答案已经在你心里了,因为硬币飞向空中时,你便会心生期盼,这个期盼就是你内心真实的渴望。


  电话里传来,李安邦的压低的声音:“你好”。


   “我是张静怡……”,张静怡心跳许多,本来有千言万语要说的,可是电话接通后,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哦,请讲”李安邦的口气中规中矩,既不陌生,也无热情,完全是一副机关工作时常用的口气。


  “没……没事,等你方便了给我回电话好吗?”张静怡出身官场家庭,听到李安邦用这么官方的口气,估计是有什么不便。


  “好的,稍后联系”,李安邦那边挂了电话。


  张静怡回想起自己刚才说话时的口气,不由得又是一阵懊悔,因为她的话中竟然不自觉的带了请求的语气,不由得又生气李安邦的气来,将床头的一只小熊当做李安邦,狠狠地拧了拧它的脸才算解恨。


  发泄后,张静怡抬头看看时间,才七点半多一点,李安邦怎么这么早就去上班了呢?虽然当秘书要比其他人辛苦,却也不至于这么早啊,张静怡暗自思忖,是不是李安邦在应付自己呢?心里又是一阵烦恼,决定给齐帆打个电话探探虚实。


  齐帆刚起床,正在厨房做早餐,手机响后,她拿起电话接通后夹在耳边,手上仍炒着菜,硬是两不耽误,“喂,静怡,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儿啊?”


  “我……那个……早上出门跑步,看见李安邦提了个包从你们小区里出来,他怎么这么早就出门啊,是不是政府那边有什么重要活动啊?”张静怡是玉城日报负责要闻的副主编,她找齐帆探听这方面的事也算是“名正言顺”。


  “没有啊,要是有什么重大活动的话,政府办会给你们报社发通知的呀,再说他起得早也不能代表市政府有什么活动啊,这是他的习惯,他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出门的……”说到这儿,齐帆突然醒悟过来,张静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虽然嘴上问的是工作,实际上还是想打探下李安邦的行踪。


  “哦……”张静怡听了齐帆的话,心里酸酸涩涩的,齐帆连李安邦的行踪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李安邦是刘长江的秘书,他每天早上七点钟就要起床,七点半赶到刘长江家里,然后再同刘长江一起去上班,这是他当秘书的规矩”,齐帆有意无意地解释道。


  “齐帆跟刘长江的关系特殊,李安邦又是刘长江的秘书,她知道李安邦的行踪并不过分,我是不是想多了?”张静怡暗暗自责,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话题,“下午下班后一起吃饭吧?”


  “嗯,好啊,要不要约着李安邦?”齐帆闻琴声而知雅意,虽然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但她还是极力地撮合二人。


  “看情况吧,谁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有时间”,张静怡心里高兴,嘴上却表现的很平常。

 

  就在两人打聊天时,李安邦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先给刘长江泡了杯茶,将刘长江办公室的窗户打开透透空气,接着又将各部门送来的材料拿给刘长江签批,这才将第一阶段的工作做完。


  刘长江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份文件,眼睛还不时地打量着李安邦,对于贴身秘书,刘长江看得很重。刘长江曾用过两个秘书,但都不十分满意,他们都缺乏实践经验,知识储备不足,工作后劲不强。这次挑选秘书时,他专门对政府做了强调,要求挑选具有一定实践经验的,特别是基层工作经验和城建一线工作经验的,结果挑来挑去,市委办、政府办两办加一块儿,只有坐冷板凳的李安邦一人最符合要求。几个月来,刘长江时时处处观察着这个年轻人,一是看他的能力能不能完成任务,二是看他的忠诚度值不值得信任。


  为了考验李安邦,刘长江曾在自己的机要笔记本上涂抹了一层薄薄的胶水,然后让李安邦拿着笔记本去复印某一页的东西,等李安邦复印完回来后,刘长江发现胶水的粘连处仍完好无损,脸上虽无任何变化,心里却对这个小伙子的信任增加了几分。


  李安邦刚喝了口水,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李安邦看了一眼号码,是刘长江打来的,于是赶忙起身,再度来到刘长江的办公室里。


  “今天的行程怎么安排?”


  “九点钟召开常务会,十点半调研新城区建设情况,城建、国土、规划、银行等部门领导陪同。”


  听到李安邦汇报调研新城区建设,刘长江眼睛一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安邦走出房间后,刘长江将双手紧握在一起,用力对搓了几下,眼睛死死的盯着办公室里地一株幸福树,射出的火焰足以将那株幸福树给点着了,“汪大同,我们终于要刀兵相见了!”


  直到李安邦再次进来提醒他参加常务会时,刘长江才将那股带着烈火的眼神收回,站起来对着窗户深呼吸了几下,将面色恢复平静,自己端着茶杯夹着笔记本走进常务会议室——今天主持会议的是市长赵为民,习惯了秘书们为自己服务的副市长们,这时候也都亲自动手,免得给市长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目视刘长江进入会议室后,李安邦回想起刚才看到刘长江时的表情,他那恶狠狠的表情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刘长江还是不够成熟,喜怒表现于色,这不是一个领导干部应有的城府,李安邦对为自己跟着这样一个领导感到担忧。


  常务会的内容是学习省政府关于加强对金融市场管理的实施意见,这是另外一个副市长主管的,刘长江只是来陪会的,手里拿着厚厚的材料,听着那名副市长滔滔不绝的讲解,刘长江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二十七年前的玉城学院里,刘长江正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地演讲,讲到激昂之处,他还言行并举、振臂高呼,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这样一个挥斥方遒的韶华青年,自然引得无数女孩青睐,周韶华就是其中一个,刘长江大气磅礴的气势迅速占据了她的芳心。


  周韶华是玉城学院出了名的才女,一把小提琴拉的出神入化,刘长江也早对这位才女心生情愫,他在台上的激情演讲,一半是文思泉涌,另一半更是为了在心仪的女孩儿面前炫耀才华。


  那时候的校园里,还没有那么多流行音乐,倡导和推崇的多是交响乐,芭蕾舞,话剧等等。刘长江和周韶华因共同演奏小提琴《梁祝》而走到了一起。但周韶华最终并没有嫁给刘长江,而是成为成了别人的妻子,这个人是汪大同。


  大学毕业后,在家人的努力下,周韶华留在了玉城市区,被分配到了玉城实验小学当老师,而刘长江就没那么幸运,“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营门五尺之童”,家里既没钱又没关系,他只能回到村小学当老师。


  城乡距离和物质差距让刘长江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现实性,他曾经引以为豪的口才在社会上毫无用处,既不能让他留城,也不能换票子,反而成了光说不练的嘲笑对象。


  毕业后没多久,周韶华的父母不仅使出各种手段对他们的恋情进行干预,还发动亲属为周韶华物色对象。周韶华性格软弱,被父母威逼利诱了几次,便不敢再跟刘长江来往了。刘长江却不死心,每逢节假日就到周韶华家附近转悠,期望能够碰见周韶华,结果周韶华没碰到,周韶华的父母倒是碰到了很多次。


  周韶华的爸爸时任玉城市广电局副局长,这等明目张胆的骚扰让他感到非常气愤,约着玉城市教育局局长喝了顿酒之后,刘长江便被调到玉城最边远的山区小学任教了。


  刘长江被调动后,再进城就破费周折了,往返一趟得一天的时间,大大降低了他找周韶华的机会。


  刘长江也曾想过辞职,可在那个年代,找个铁饭碗的工作是相当不容易的,刘家更以出了个吃铁饭碗的老师感到骄傲,刘长江的父母使尽了手段,才阻止了刘长江的疯狂举动,并发动全家老小来做他的工作,让他放弃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念想。


  刘长江进城不便,就开始写信,一天一封,一天两封,最后发展到一天十几、二十几封,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提笔写信,可他写出去的信从未有过回音。写了一个月之后,刘长江终于按耐不住,决定进城去找周韶华。

这次刘长江学聪明了,他没有直接去到周韶华家附近围追堵截,而是找到周韶华的一个好朋友,央求她把周韶华约了出来,那个朋友架不住刘长江的哀求,硬着头皮答应了。


  周韶华在公园里见到刘长江后,先是一惊,接着就泪如泉涌,扑倒在刘长江的怀里痛哭起来。过了良久,周韶华哭累了,两个人才得空打量起对方,路灯下的周韶华梨花带雨,却对刘长江有着别样的诱惑,二人的眼睛里燃起了对对方的渴望,借着夜色的掩护,两人滚到了一处僻静的草丛里,疯狂的索取着对方……


  那是刘长江最后一次见到周韶华,之后不久,刘长江便听到了周韶华嫁人的消息,她老公便是刚从部队转业到市百货公司当经理的汪大同,又过了不到一年,刘长江听人说周韶华生了个男孩,取名汪星。


  四年后,刘长江又听到了周韶华服毒自尽的消息,临终前,她托人给刘长江带去了一只手帕,手帕上有几片血渍,如梅花般艳红。


  假如周韶华嫁人是在刘长江的心里埋下的一枚苦果的话,那他跟老婆张桂华的结婚催生了那枚苦果的生根发芽——周韶华结婚后,刘长江彻底绝望,虽心有不甘,但他已无法扭转这个事实,只能将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深埋于心,任他生根发芽。


  农村长大的张桂花算得上是模范妻子了,她继承了农村人勤俭持家的传统,上孝父母下慈儿女,更对为人师表的刘长江恭敬有加,是父母眼中的好儿媳,孩子眼中的好母亲,然而,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刘长江的赞许,因为刘长江的心里装满了仇恨。


  刘长江很仇恨周韶华的父母,没有他们的棒打鸳鸯,周韶华就不会嫁作他人妇。刘长江更仇恨汪大同,如果没有他的横刀夺爱,周韶华也不会那么快被她父母嫁出去。刘长江更恨自己,为了能当上村小学的校长,忍气吞声地娶了村长的女儿——一个连初中都没上完、一天到晚只会洗衣做饭奶孩子的村姑!

恨也是一种动力,只是当它转化为一个人的动力时,它便有了新的名字,抱负,或者报复。实现抱负或者实施报复,都是有实力人干的事,无论你想达到哪种结果,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有能力实现目的,这就要不断的激励自己去努力创造条件。


  刘长江以仇恨为动力,用了二十六年的时间,从一名农村小学教师,逐步提升为市政府副市长,现在,他要用手中的权力报当年的夺妻之仇了。


  为方便校对文稿印刷,各位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如果发现错字、漏字情况,请在文末评论中进行指出,特此致谢!
前文阅读

(1-2)(3-4)(5-6)随遇而安(7-8)随遇而安(9-10)随遇而安(11-12)随遇而安(13-14)随遇而安(15-16)随遇而安(17-18)随遇而安(19-20)随遇而安(21-22)随遇而安(23-24)随遇而安(25)随遇而安(26-27)随遇而安(28)随遇而安(29-30)随遇而安(31-32)随遇而安(33)随遇而安(34-35)随遇而安(36-37)随遇而安(38)随遇而安(39)随遇而安(40)随遇而安(41)随遇而安(42)随遇而安(43)随遇而安(44-45)随遇而安(50)


声明: 

1、原创文章欢迎个人用户转载分享;微信公众号若转载,请联系后台或作者取得授权,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欢迎合作及投稿,合作请加微信(hnzsck99)或qq(2646884327),投稿请发邮箱2646884327@qq.com,一经采用,送精美礼品一份。


基层干部参阅

立足基层,放眼全国。

读懂体制,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或搜索“hnzsck”加关注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