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守护者】出彩安监人

中国化学品安全协会 2018-01-12 18:11:32


去年5月,我们以《张振峰:一个乡镇安监员13年的坚守》为题,介绍了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朱杖子乡安监站站长张振峰的事迹,引起较大反响。



如今,张振峰的事迹被中央主流媒体关注:7月14日,新华社在“最美基层干部”栏目中,对张振峰的事迹进行了报道;人民日报在2016年07月15日06版,对张振峰的事迹进行报道。

张振峰的事迹被中央主流媒体关注,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宣传,是对安监人工作的肯定和鼓舞。张振峰的事迹必将继续感染千千万万的安监人,在安全生产工作中不断攻坚克难、脚踏实地、奋勇争先,为遏制重特大事故、实现安全生产形势的稳定好转作出更大贡献。

人民日报

河北省青龙县朱杖子乡

安监站站长张振峰

不怕挨骂的安全卫士


新华社

固执的安全守护者张振峰


>>>>

以下为正文

人民日报



河北省青龙县朱杖子乡

安监站站长张振峰

不怕挨骂的安全卫士

记者 刘志强

安全生产重点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自2002年从事安监工作以来,河北青龙县朱杖子乡安监站站长张振峰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坚守、勤恳工作,“只要干一天,就得尽心尽力,人命关天的活儿,绝不能在我手里出事。”在他的努力下,全乡已连续10年未发生安全生产事故。

责任在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乡镇安监站既是基层末梢,又是监管前哨。朱杖子乡共有企业18家,其中不乏非煤矿山、危化品、烟花爆竹等高危行业,监管任务很重。

监管重任在肩,责任心最为要紧。为了扎牢末梢、盯住前线,张振峰给自己立下一条规矩:凡是上级下达的文件一定要亲自送到企业负责人手上,确保把党和政府安全生产方针政策、决策部署,及时准确地传递到乡村、传达到企业。

文件可以打电话叫企业来人取,也可以让人捎,还能邮寄,为啥非得自己送呢?在张振峰看来,送达文件意味着责任的传导,“企业只有接受了责任,才能谈到落实。”

无论是送达文件,还是执法检查,都免不了天天往企业跑、往矿井跑。每个月,张振峰都有20多天外出工作。14年间,张振峰凡是外出,交通工具几乎都是自行车。要知道,朱杖子乡地处山区,平路不多,最远的村距乡政府有十五六公里。14年下来,张振峰骑了4万多公里,骑坏了3辆自行车。有时急需赶到矿上,骑车来不及,张振峰就自掏腰包租车前往。相对他的收入,每次三五十元的租车费用并不算少。可他却不计较这些,“看到我负责的企业安全无事故,我就感到幸福了。人幸福了,其他的就不算什么了。”

这两年,矿业不景气,不少企业停产了。“我一点也不敢大意,就算是停产企业,每周也得去两三次。安全生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张振峰说。

由于乡里有5座尾矿库,每年汛期就成了张振峰最紧张的时候。一下大雨,别人往家里跑,他却往乡里跑、往尾矿库跑,乡上5座尾矿库每天至少巡查一遍。张振峰一忙起来,有时干脆就住在尾矿库坝顶的简易窝棚里,他曾连续两个星期不回家,连换洗衣服都是让人捎的。在他心里,“雨越大,越担心,离开了会不放心。”


张振峰在集市上发放安全生产宣传资料。

韧劲十足,“宁听骂声,不听哭声”

安监工作,既是苦活、累活,也是个“得罪人”的活儿。

“我是为了他们好,怎么还说我磨叽呢?”刚从事安监工作时,不少企业说他“爱管闲事”,让张振峰颇为不解。可他不认这个理,“督促企业整改隐患,一遍不管用咱就说两遍。只要能避免事故,别人对我的看法不重要。宁听骂声、不听哭声!”

2002年,有一次,张振峰到一家企业检查,企业负责人拒不接受。为此,张振峰跑了一趟又一趟,找出了企业违反规程的事实,要求及时整改并接受处罚。打那之后,这家企业的负责人也开始重视安全生产了。

2011年汛期,张振峰在闽益矿业矿区冒雨巡查时,发现河沟附近有一根高压电线杆陷入了上涨的河水中,一旦被冲刷倒塌,极易发生危险。张振峰随之找到企业老板要求加固,老板却没当回事。于是,他重返现场盯着电线杆,等到一有倾斜迹象,就跑去把老板硬拽到现场,最终说服了他派人加固,避免了事故发生。正如张振峰自己所说,干事就要有股韧劲,不怕麻烦,不怕嘴碎,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他不单是‘挑毛病’,还会帮企业制定职业危害预防制度、完善档案等。”打了10多年交道,朱杖子乡发达矿业矿长黄育华对张振峰十分理解,“大家都知道他是为我们好。”

勤学苦干,从“门外汉”到“百事通”

干安监,张振峰算是“半路出家”。从乡镇司法助理转岗以来,他坚持从实践中学技能,从书本中学专业。

起初几年,每次到企业检查,张振峰都要抓住机会,不停地向企业技术人员请教学习。2008年偶然发现的一本《选矿工人培训教材三百问》,让他如获至宝,抓紧复印下来,随时拿出来学习,下矿检查时总是带着。没过多久,书就被翻烂了,而张振峰则系统掌握了从采矿、选矿到尾矿库排矿的全流程知识。渐渐地,再到企业检查时,张振峰总能用自己的“火眼金睛”找出安全隐患。

勤学勤问,肯下功夫钻研,让张振峰的工作能力上了一个大台阶。这些年来,乡政府各项有关安全生产的规章制度,都由他执笔起草;每年的尾矿库溃坝,加油站漏油和非煤矿山等应急演练,都由他负责组织实施。2002年,在没有上级部门规定的时候,张振峰就主动加压,建立起《安全生产检查记录台账》《事故隐患台账》等8种台账,如今他又根据实际建立了9种台账。

从“门外汉”成了“百事通”后,张振峰又开始谋划安全培训,让乡里更多人掌握安全知识和技能。

“基层安监人的工作再普通不过,但当乡里乡亲在我们的监护下远离痛苦、平安快乐,我们的工作便不再普通。”张振峰觉得,能够为热爱的安监事业、为老百姓和企业做点事儿,打心眼里感到欣慰。《人民日报》(2016年07月15日06版)

新华社



固执的安全守护者张振峰

记者郭雅茹


张振峰(左)在生产车间巡查。

新华社记者 郭雅茹摄

每月下乡下矿20天,每天往返15公里,14年骑行6万多公里,井下行走8000多公里……

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朱杖子乡安监站站长张振峰,坚守基层14年,用责任和担当,守护着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张振峰今年46岁,个子不高,黑瘦。在矿产老板和工作人员眼里,他是固执的“磨叽精”。

青龙满族自治县发达矿业公司是张振峰的负责点。2012年的一天,突降暴雨,公司车间主任孟宪华接到张振峰打来的电话,叮嘱他们注意安全。“没想到,过了一会,张振峰骑车来到矿上,说不放心,要住在矿上,怎么劝都不行,非等到第二天雨停了,矿上没事了才走。”孟宪华说。

“公司刚开时,张振峰总来,督促企业整改隐患,只要有问题,说一遍不管用他说两遍,啥时候整改到位了啥时候停止。”公司总经理邵海林说,“我当时特别烦他,也不给他好脸色看,就觉得这人真是磨叽。”

可张振峰却不在乎,“只要能让大家把隐患整改了,说我磨叽又怕啥”。

渐渐地,企业负责人被张振峰的固执和磨叽感化。“这么多年过来,我知道他都是为了我们好。”邵海林说,“他把矿上的事当自己家的事关心,尽职尽责。”

“咱们干着这个工作,就得把责任担起来。”这是张振峰常说的一句话。

2002年,朱杖子乡成立安监站,张振峰当起了安监员。之前他曾担任多年司法助理,对安全生产方面工作仅有一年的经验。于是他从书本上学,在实践中学,每次到企业检查,有什么问题都虚心向工人请教。

有一次,他在企业看到一本书《选矿工人培训教材三百问》,感觉非常有用,就复印下来装订成册,带在身边随时学习。这本书现在已经快被翻破了,而他也早已对矿业的全流程烂熟于心。

充足的知识储备让张振峰工作起来游刃有余,到企业检查时,他能够对常见的安全隐患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乡政府的多项安全生产规章制度都由张振峰执笔起草。每年的应急演练,他都是从头到尾负责组织实施。

每年到了汛期,乡里的几座尾矿库,他每天巡查一两遍。为了便于出现险情时及时处理,他时常住在矿上的小房子里,5天、10天、甚至半个月、一个月不回家,换下的衣服顾不上洗就让人捎回家。

责任大、压力大,还得勤跑腿,能吃苦,安监工作并不好干。2002年,青龙全县建立乡镇安监机构时,第一批共有25名安监员。到现在,只有包括张振峰在内的三四人还在坚守。

安全生产工作虽然责任重大,但日常的工作却非常琐碎。把上级的文件送到企业手中,在一些人看来单调枯燥可做可不做,但在张振峰眼里,这却是一件必须要做好的大事。“安监站既是基层末梢,又是监管前哨,政府的政策、部署,必须保证传达到企业,保证最后一公里的畅通。”张振峰说。

他给自己立了规矩,送达文件要做到“五必须”。一是文件必须送到规模较大的矿山、尾矿库、采石场、加油站和烟花爆竹仓库等企业;二是有关重大节日和“两会”等重要时间节点的文件,除送给企业外,还必须送到辖区9个村;三是有关汛期的文件必须送达;四是有关专项整治、“打非治违”、综合整治的文件必须送达;五是文件送达后,必须要企业、村负责人签字。

在张振峰办公室的一个五节大铁皮柜里,塞满了档案盒。从干安监工作第一天起,他就开始建安全生产档案。有了这些档案,心里就多了一本明白账。想要了解啥时候的工作,伸手就能查。

14年来,张振峰已经骑坏了3辆自行车。有人给他算了一笔账,他每月下乡、下矿约20天,每天往返至少15公里,14年共骑行6万多公里。

虽然没有干出轰轰烈烈的大事,但张振峰默默坚守安监岗位14年,换来朱杖子乡十几年无生产安全事故。张振峰说,看到自己监管的企业都能平平安安,是一种幸福。

安报评论员



张振峰让我们读懂安监人的初心

提起张振峰,想必大家并不陌生。从2015年4月第一次报道他至今,本报刊出的有关张振峰的报道,粗略估计已逾2万字。如此不吝笔墨、大张旗鼓,原因何在?


张振峰

张振峰,一位真正来自基层的安监干部,一名普通党员,一个并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正是这个普通人,时刻把责任放在心上、扛在肩上、落在行动上,扎根一线14年,一心一意扑到安全监管工作上,默默地为安全生产这座大厦添砖加瓦。

从他的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什么是“真”、什么叫“细”、什么为“实”,更读懂了安监人坚守不渝的那份初心。

是什么让张振峰在河北乡村的安监站里,一守就是14年?从一次次报道中,我们有了答案:是对安全生产工作的至真情怀使然。就拿“送文件”来说,别人看来,可做可不做,但在张振峰眼里,是必做的大事,不送是失职、是隐患,甚至是犯罪。再如“促整改”之事,他总是不怕麻烦,不怕嘴碎,不达目的不罢休。试问,若不是真正热爱、真心投入、真诚相待,又何来这样的动真格、较真劲?一个“真”字,源于他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情感,源于他对党、对守护生命崇高事业的忠贞不渝。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但张振峰的“细”,不由得令人敬佩。从干安监第一天起,他就开始建档案。白天刚检查完,到了晚上,他还要再打电话叮嘱一遍。去矿山,他不光查生产合不合规,还要看矿区有没有人放牧、有没有儿童玩耍,心细如发。一个“细”字,意义非凡,背后蕴含的是他对安监事业的精心、尽心,对履职尽责的上心、用心。正因如此,他才耐得住清贫、顶得住压力、扛得起责任,拿出了全乡连续十几年无事故的成绩单。

张振峰干事很实,实到被人形容为“太傻太痴”。为了检查,他每天往返15公里,14年骑行6万多公里,井下行走8000多公里,甚至不惜自掏腰包租车;14年来,同期到岗的安监人员大多已换岗,他却一直坚守,至今还是名工作超负荷、责任无限大的安监站站长;最难能可贵的是,经报道后,他成了“名人”,但踏实作风丝毫未减,跑企业跑得更勤,“赶都赶不走”……张振峰正是凭借他的“实言”、“实行”、“实心”,感染了千千万万的安监人。

时光流逝、岁月蹉跎,但张振峰的激情不减、信念未变。他说,自己的目标和追求并不高:他是党员,就得合格;他干安监,就要称职。14年来,他用“真”、“细”、“实”,阐释了什么是“合格”、怎样是“称职”;他凭一丝不苟的精神,把从事安监事业的初衷、理想融入血液;他时刻保持勇士冲锋的姿态,朝着既定目标、方向义无反顾、不断前行。

心若一直向着光明,自然充满阳光。当前,安全生产事业正是爬坡过坎、艰难攀登之时,既有看得到的辉煌历程,更有避不开的风险挑战。前行路上,需要更多的张振峰,需要更多牢记初心、脚踏实地、奋勇争先的安监人,相互鼓舞,互为示范,为推动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作出更大贡献。(执笔:闫静)

榜样就在身边,请为张振峰点赞!!!


来源:国家安全监管总局


编辑:嵇超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