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逃亡--如果被困到同一天里,如何跳出时间循环?

如此甚好 2018-05-15 16:09:04

《逃亡》/郭龙,新概念作文一等奖。



从前我是不玩魔兽的,自从认识了老夏。
认识老夏是在大学报到的第一天,他和我分在同一个寝室。我是本地人,漫长的暑假早让我百无聊赖,那天天刚亮,我就迫不及待离了家,随身的一只大箱子装了我在学校需要的全部家当。原本我以为,我铁定是第一个到寝室的,可就在我打开门的一刹那,老夏给了我大学时代的第一次震惊。

事实上,四年后当我回顾自己的大学时代,猛然发觉,所有震惊竟全来自于老夏。

那是九月中旬,暑热已消,秋凉未至,阳光暖暖的,树叶还安安稳稳地挂在枝头上,透着内敛的成熟气息。老夏坐在窗口,动也不动,第一眼望去,恍惚觉得他简直就像一座雕塑!老夏眼睛小,眉毛浓,鼻梁塌,嘴唇很厚,光束从窗户射进来落在他的头发上,看过去像一幅年代久远的油画,我甚至能隐约看见脸部颜料的皲裂痕迹,因沧桑显得忧郁。

老夏发现我进门,冲我一笑:“这么早啊!”

“你不是更早吗?”我有些讷讷地说。

老夏的回答在当时让我很摸不着头脑。他说:“我是学校里最后一个到的,也说不定。”

我开始整理家当。由于是刚进学校,那次整理花掉我两个小时,期间老夏以方才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还是动也不动,连面目表情都没有变过。他总不会连眼睛也不用眨吧?我很想知道是不是这样,可每次目光在他脸上刚刚停留得久一些,他便转过头冲我微笑。

这是我大学时代的第二次震惊。他的笑有一种解释不了的魔力,忽近忽远。仿佛那笑是脸以外的什么东西,贴在他脸上似的。

第三次震惊,是在另外两个室友都到齐后。“说说年龄吧!”我提议,“我是八八年八月出生的。”

“我八九年五月。”

“我八八年十一月。”

最后轮到老夏,我们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他有些不好意思,“不说了吧。我比你们大很多,说了你们也不信。”

寝室里年龄最大的便以老大自居,大学一向如此。那两位室友听老夏这么说,以为他要当老大,哧哧一笑,便不在意。只有我,在老夏说话的那一瞬,分明觉得他那张和我们同样年轻的脸孔下,有别人看不见的成熟,甚至是苍老。

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撞邪了?

后来我才知道,不是我眼花,也不是我撞邪,真的是老夏他天赋异禀。



进大学才两个月,几乎大家全有了电脑。

隔壁寝室住着老陆,从家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左下角的黑色电镀全被磨了去,露出金属本色,肮脏而陈旧,鼠标的两个按键也褪了漆。问他,他淡淡地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玩家应该有的电脑。

老陆话少,人也懒,头发长却疏于打理,衣服都不怎么换,让人觉得萎靡。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魔兽了!不过老陆的魔兽技术的确一流。只要他坐在电脑前,右手抓住鼠标,虽然看上去还是那副神态,可你细细观察,会发现他瞳孔聚焦处透着杀气。老陆最爱Dota。他曾扬言,要比Dota,系里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话虽狂妄,事实却也真的如此。当你看见他左手五指飞快地敲击键盘,右手幅度很小地滑动鼠标定点卡位,点击鼠标声密集得像在发电报时,你会明白为何自己比不过老陆——因为你比他缺少了一样东西,叫做天赋。

但那一次,老陆栽了跟头。

那人名叫严珂,是医学院有名的Dota高手。他曾写过一篇Dota心得,在网上广为传播,其中有一句说:“在一个优秀的医生眼中,这世界上没有完整的人,只有一块块肌肉和一根根骨头。而在一个优秀的玩家眼中,Dota里九十多个英雄,每一个都有血有肉、毫发毕现,就那样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他们不是数字编码,而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他会以绝对的高度俯视他们,像上帝那样操纵他们,随时决定他们的悲欢喜乐、生老病死。”医学院里不断有人向他挑战,可开局不出十分钟都成了他的手下败将。他们说,严珂不是要打败你,而是要打垮你,就好像……当你只是一个小学生,刚刚学会一加一,突然和一个大学生狭路相逢的那种感受,就是我落败后的心情。

同老陆一样,严珂是他们学院的Dota传奇。终于,那一次,两个传奇要一决高下了。

是严珂找的老陆。当时还在午休,他提着笔记本,站在老陆寝室门口,面无表情地说出自己的来意,那语气不是邀战,而是命令。以老陆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接的,可那一次例外,因为蔡诗璇。

两部电脑的开机音乐刚刚响起,老陆的室友就全围了过来。老陆设置静音,严珂却把声音开到最大,他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来观战!他并没有失望,开战才三分钟,寝室已经挤得水泄不通。

三局两胜制。第一局,老陆输了。

没有人说话。老陆喝了一口水,瞳孔里的杀气在凝聚。他就像一只骄傲的凤凰,被敌人抓下一把翎毛,尽管痛,但不会像凡鸟一般嘶叫,而是屏息凝神,等待时机给对方致命一击。

第二局,老陆赢了。

依然没有人说话,严珂抖抖手臂,笑了笑,竟充满了兴奋。我发现他则像一条驰骋沙场的苍龙,被敌人触到逆鳞,激活了身上每一个好战的细胞。

第三局,老陆输了。

严珂笑了:“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强的对手。不过很可惜,你输了。”老陆呼了几口气,波澜不惊地说:“在蔡诗璇那里,你又多了一项第一。”

严珂正在追蔡诗璇,他正是为了蔡诗璇来挑战的,这一点我们都知道。而蔡诗璇,是我们系的系花。

我斜眼看了看老夏,不知他此刻会有什么反应。

老夏跟我说过,他和蔡诗璇小时候就认识。他从初中时就开始追蔡诗璇,从初中追到高中,又从高中追到大学,还是没有追到。

严珂开始收拾电脑。就在这时,一只手按在了他肩上。

是老夏。

老夏顶着一头乱如蒿草的长发,盯着严珂的眼睛说:“我跟你比一局。赌五百。敢不敢?”

这已经是大二上学期了,顶着那堆“蒿草”的老夏跟一年前判若两人。一年前他对蔡诗璇说:“不追到你,我就不去剪头发。”一年过去了,他果然没有剪过一次。因为没有造型,反而成了最引人注目的造型,老夏走到哪儿,都会有人回首侧目。

严珂一愣。老夏是他最大的情敌,他早打听到了老夏的所有细节。老夏从不玩魔兽,连操作都不会。我们想劝老夏别意气用事,可当着严珂的面,开不了口。

老夏却说:“你们放心。”

严珂简直想哈哈大笑。他最想折磨的,除了老夏,没有别人。

然而老夏赢了,竟然是。

在老夏推平严珂老家之前,严珂一共被杀死三十七次。

三月七日,蔡诗璇的生日。

老夏一战成名。

我不知该怎样描述严珂落败后的震惊和窘迫。他沉默不语,收拾好电脑灰头土脸地走了,匆忙中还把鼠标落了下来。老陆看着那鼠标说:“这是一个合格的玩家应该有的鼠标。”



第二天,严珂托人送来五百块。老夏小心翼翼地叠好,放进抽屉角落。那里已经有不少钱了,他一年来打工的成果。

老夏挣钱的确拼命。他一周做五份家教,占去周末和七个晚上的时间;家教结束已经九点多了,十点到十二点还有一份深夜外卖员的差事等着他;他还有一份餐厅服务生的工作,占去七个午休的时间。他把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挣钱,可挣到的钱从来不花,都是叠好锁在抽屉里,我们撺掇他请客,他也从来不应。

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老夏这么拼命,竟然看不出一丝疲惫的迹象。他不留闲暇,早出晚归,脸色依然红润、精力依然充沛,倒比我这个睡起觉来没日没夜的懒汉精神更饱满。我上课时还会打盹儿,而他一个姿势就能维持一节课,动也不动,仍然像雕塑。

更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平日他忙着挣钱,疏于功课,考试分数却不低,一半以上的科目比我还要高!大学考试基本靠临时抱佛脚,考试前两周图书馆、自习室人满为患,可老夏只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翻翻书。这还是偶尔的,更多时候他连翻书都不翻书,裸考上阵,照样手到擒来。

同学们都说,老夏是天才,挣钱、功课、游戏,什么事到他手上都能搞定,并且出乎意料的好。甚至有人断言,蔡诗璇迟早有一天是老夏的。

但是我知道,老夏只是普通人而已,不是天才。考试前他翻书,一页一页翻得很快,可在看书时,又是动也不动,像一座雕塑被封锁在时光之中。还有战胜严珂那次,老夏每次杀人前,敌人的生命值总是一晃眼儿地突然变为最低,似乎有一个时间落差,我们从落差的这一边直接跳到了那一边。

这些都是只有我留意,而别人未曾觉察的。只是来龙去脉、前因后果,我和所有人一样,不明不白。

还有就是,我一开始不就说老夏年轻的脸孔下隐藏着沧桑吗?一年多下来,那沧桑显得越发尖锐、越发不协调,那是一种与年龄不符的老,一种无可奈何的厌倦。



战胜严珂之后,不断有人找老夏挑战,只要开出赌金,不论多少,老夏都不推辞。那些人比赛前都和严珂一样,对老夏如屎一般的操作嗤之以鼻,比赛后也都和严珂一样,不可置信的表情几乎要从脸上掉下来。到大二下学期,已经没人敢找老夏挑战了。老夏各种渠道挣来的钱也已经不放抽屉里。钱太多,他开了一个账户,存在银行。

老夏的每一站我都不错过。我发现,老夏每一次杀人,都会有一个“时间落差”。我还发现,在Dota九十多个英雄里,老夏最常用的是“虚空假面”。游戏里的人物介绍说:

虚空假面,据说他曾经是人类的一员,只是他的过去已经被深沉的黑暗吞没,甚至他自己都已经无法回忆。我们只知道他曾被抛入空间的缝隙,在他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掌握了操纵时间的能力。他能够冻结敌人的时间,他也能通过短暂地回溯时间来躲避攻击。他可以将身边的时空结构撕裂,处于其中的----不论敌我----都无法动弹,当然除他以外。传言他可以瞬间对四周的任意一个敌人发动攻击,却没人真正看到他靠近。

那是一个可以操纵时间的英雄。

我终于玩上了Dota,从虚空假面玩起。一个月后,我找老夏挑战。

这是一场秘密的比赛,同学都去上课了,另外两个室友也不在。我们翘了一下午的课。

“拿什么做赌注?”老夏问我。

我没有回答,反问:“你挣那么多钱,到底为了什么?”

老夏不言。可我猜得到,他是为了蔡诗璇。

“秘密!”我说。老夏一时没明白,“什么?”

“我说,拿秘密做赌注!我钱不多,输了给你两百。可如果你输了,把你的秘密告诉我。”

老夏的脸色有些不自在。“我能有什么秘密?”他在狡辩。

“有时我见你一动不动,就好像凝固的雕塑一样。还有你那么拼命地打工,为何一点看不出疲倦?最要紧的是,你和别人比赛,对手都是突然之间变为残血,你只需补上最后一击。这些难道不是你的秘密吗?”

老夏的脸皮颤了颤,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我。我想他一定是第一次被人说中软肋。隔了半响,他说:“好!”然后转过头盯着电脑屏幕,不再说话。

“我用虚空假面,你别跟我争!”

老夏默许了。

也是三局两胜制。我输了一局,赢了两局。老夏这个所向披靡,从无败绩的Dota高手,竟然输给了我这个菜鸟。

道理其实很简单。那个时间落差别人都觉察不到,我却能。能察觉,就能打破。能打破,老夏就无计可施。

我长舒一口气,手心全是汗,老夏则默默合上电脑,没有悲喜。那一刻我突然有些不忍。每个人心上都有一把刀,连着筋骨,沾着血脉,不动它,它永远是内伤,一旦触碰,必是撕心裂肺。也就像地下埋着的文物。埋在地下是远古的记忆,岁月的书签,可一旦刨出来,经风吹,经日晒,公之于世,便是风化腐朽,肮脏不堪。老夏心口刻着一个人的名字,而我却要他撕下这层皮,这对老夏是否太残忍?

我想反悔,可老夏已经开口:“除了蔡诗璇,你是第二个觉察出我能操纵时间的人。”

我愣住。这是我大学四年排行第二的震惊。



老夏发现自己能操纵时间,是初一那年。

他当时就坐在蔡诗璇的后面。那一年蔡诗璇和大多数女生一样,还只会扎马尾,头发也并不亮泽,可老夏总也忘不了那个背影。老夏曾仔细回忆第一次和蔡诗璇见面的场景,以及到底是在怎样的情形下,自己对蔡诗璇动心,可他能记起来的也只剩那个背影而已。他一个人待在黑暗的房间里,沮丧了很久。时光就像一只口袋,一路走来,不停地往里面加东西,也不停地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某一天,你会蓦然发现,原来口袋里应该有的珍藏早就不见了,更多的是看似重要,实则无用的东西。丢弃于心不忍,存放需要空间,于是口袋变得大而无当,并且东西越多,越觉得空无一物。

那一天有风,教室的窗帘一扬一落。老师讲课的声音很洪亮,同桌一刻不闲的手指不时弄出些声响。老夏又在发呆,他想,要是能这样安安静静地看一看她的样子那该多好!要是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的话......

就在这时,老师的讲课声蓦地停住了,同桌一刻不闲的手指也停住了,窗帘扬在半空却不落下,违反物理原理使周围一切都像沉浸在一场大梦之中。时间真的在那一刻停止了。

我问老夏:“当时什么感觉?”

“很害怕。”

老夏怔怔地看着静止的世界,下意思地站了起来。他朝同桌身上推了一把,像推在石头上,同桌一动不动。他又喊了几声老师,起先还是试探性地,希望周围一切只是和他开玩笑,到后来完全扯着嗓子大喊了,可老师依然没反应,像一尊既清晰又混沌的雕塑,自己的喊声在静止的世界里震荡,格外空旷苍茫。他慌了,如果时间永远静止,自己又存在于何处呢?是自己停止了世界,还是世界抛弃了自己?

“时间恢复吧!”老夏在心中祈祷。

老师的讲课声忽然响起,同桌一刻不闲的手指依然在动,窗帘缓缓地飘落下来,一阵风吹过来,再一起扬起。

老师问他:“你好好的站起来干什么?”全班同学哈哈大笑。蔡诗璇也回过头看着他笑,老夏无地自容,心里却在庆幸。

我羡慕极了。我想当时自己羡慕的神情一定是快要从脸上摔下来了。“难怪你从不用担心考试!”我拍着大腿朝他喊,“翻开书,再把时间定住,慢慢看就是了!”

“错了,我考试都是靠你们。”老夏有些疲惫地眨眨眼皮。

是呀!把时间定住,这么多试卷,他哪份不能抄?

“还不止这些。”老夏接着说。我洗耳恭听。

老夏发现自己拥有神秘力量,于是开始肆无忌惮地挥霍。他把时间停住,从每一个角度凝望着蔡诗璇。那时的蔡诗璇没有现在漂亮,但天生丽质已现端倪。在静止的世界里,他还做过许多事,比如突然出现在某人面前,把人家吓一跳,比如和人打架时,踹上一脚然后凭空消失,害得那人吃了亏还不敢声张,他还去过市政府办公大楼,那些大人们都不能轻易进去的地方,他在里面将每一把椅子逐一坐遍。生活就像一场电影,世界是一方巨大的舞台,老夏随意在剧中剧外切换。

可渐渐地,老夏不满足了。他喜欢的,是活生生的蔡诗璇,是可以走在他身边,跟他说话的蔡诗璇,而不是一尊雕塑,一个毫无知觉的虚无。

后来老夏又发现,他不仅可以控制时间的流动和静止,还能按自己的意愿缩短或者拉长时间。也就是说,他可以将一分钟当成一百年来用,也可以把一百年当成一分钟来过。这样一来,他每次和蔡诗璇在一起,都可以像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难怪你打工怎么都不累!”我惊呼。只要他把工作时间缩为一秒,工作多久都没关系,再把休息时间拉长,一分钟就能驱逐一天的疲劳。

“你很羡慕我是不是?”老夏痛苦地摇摇头,“可是你没有想过我付出的代价。”

有一天老夏忽然察觉,自己的胡子比同学长得都早。他的声带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说话粗了、厚了。还有他的神态,在撇眉毛的时候,眨眼的时候,嘴角颤动的时候,甚至发呆的时候,都显出与同龄人不相符的成熟。

他的喉结来得突然,来得仓促,当然这是他爸妈的看法。早上出门还好好的,中午回来,喉咙那儿的凸起让他们心惊肉跳,像老夏的第二个脑袋卡在嗓子眼,一说话就肆无忌惮地卖弄表情。老夏他爸带他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如果真有毛病,他们反而轻松一些,一切正常,就等于那毛病还藏在身体里,像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老师们也注意到了。班主任嘀咕,昨天放学,老夏还是平头,怎么今早一看,他的头发长了一倍。其他老师说,老夏说话不像初中生,像高中生,从背后看,就是成年人。

老夏恍然大悟。他把世界静止,时间只在自己身上汹涌澎湃地流逝。老夏老了,他自己也算不出到底多少岁。

我突然想起,我们当初问他年龄时,他不回答,只说比我们大很多。

“有时我见你一动不动,是不是你把自己的时间停住了,想以此弥补亏空?”

“哪里够!”老夏叹息,“而且别忘了,我和她在同一所大学,我仍然想天天见到她。”

老夏能和蔡诗璇进同一所大学,也是得他超能力的便利。考场上,他停住时间,然后奔去蔡诗璇的考场看她的答案,因此那一天,他们市里有两份答案完全相同的考卷,这曾引起当地教委的关注与怀疑,在经历多次调查无果后,他们只好认为,这是一次破天荒的巧合。

“你根本无法想象,我的高考有多累!”老夏告诉我,在静止的世界里,他只能旁观,无法对这个世界做出任何改变,也失去了对任何物体的使用权。因此他只能徒步走到蔡诗璇的考场,记下答案,再走回来写在自己的试卷上。而他们两人的考场,恰巧分在了城市的两边,往返一次要花四个小时的脚程。

老夏又说:“从初一到大三,九年了。抗日战争也才八年而......你当她真的铁石心肠吗?不是的!我们曾经在一起过,只是后来她离开了。”

“为什么?”我问。

“你是第二个觉察出我能操纵时间的人。她是第一个。她说,和我在一起就像几生几世那样漫长,她对我早已厌倦了。”

我毛骨悚然。原来蔡诗璇曾被关在时间的监狱里,除了老夏,没有别人。真是幸亏老夏不会对我动心思!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挣钱吗?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夏盯着我的眼睛,忽又把目光撇开,“我要买蔡诗璇一天的时间,让她好好和我在一起。”

“时间也可以买卖?”

“如果你是我,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时间也可以买卖,该找谁去买,以及需要支付多少钱。”



又过了一年,我们大三了,老夏的长发已经扎成了辫子。他的样貌和普通大学生没有两样,可只要有能看见他眼角的鱼尾,额头的皱纹。他起码比我老十岁。

有天早上,我见老夏突然换了一头短发。常年被头发覆盖的发线在清晨的阳光下清晰可见,后颈露了出来,两肩轮廓分明,整个人都显得更加挺拔了。他一改往日的疲惫与苍老,春风得意地穿衣、洗漱,哼着爱情歌曲,充满干劲,我甚至能在空气里感受他欣喜若狂的分子。我竟然没人叫他,我怕我的介入会打扰他的快乐,他实在消沉太久了。

中午去食堂吃饭,听到同学说,我看见老夏和蔡诗璇牵手了!......那个中午是属于老夏的,甚至于我们的午饭也是为了他而庆贺。如果你身边也有这样的一个同学,你看着他追一个女生可以如此锲而不舍地追求三年,那么当他终于成功时,你也只会羡慕和佩服,而不会产生嫉妒情绪,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心情。

可人群之中我的笑容总显得格格不入。我想起一年之前老夏对我说过的话,他要买蔡诗璇一天的时间。他的钱终于挣够了吧?可今天他们在一起了,明天呢?后天呢?过了这一天,世界会是怎样一番面貌?老夏和蔡诗璇又会如何?我不敢往下想。

可第二天醒来,老夏仍是一头朝气蓬勃的短发,春风得意地穿衣、洗漱,哼着爱情歌曲,充满干劲地出门。我突然感觉自己封闭的心蓦地开了一扇门:难道这不是一笔交易,老夏真的和蔡诗璇在一起了?

第三天依然如此。第四天,第五天,也是一样。老夏持续地亢奋,放佛生活充满精彩,明天充满希望。

得来不易才要更懂的珍惜。老夏,你是好样的。

那阵子我正准备考研,每天过着机械重复的生活:起床,自习,午饭,自习,晚发,自习,回寝室睡觉,然后第二天接着起床,自习......简单又烦琐,乏味而疲惫,只在吃饭时听同学们说起老夏和蔡诗璇的事,一天才有了一点色彩。

我将一切杂念赶出身体,专心复习备考,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自己甚至都记不清这种生活到底过了多久。然后某天下午,我在自习室打了一个盹儿,不知为何那一觉似乎睡了很久很久。醒后我出去吃晚发,却看见很多人都在往学校最高的那栋楼跑。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仿佛大难临头。人群中我看见老陆,我问他,他朝我大喊:

“蔡诗璇跳楼了!”

当我赶到时,蔡诗璇已经被拉走,地上好大一摊血浆,触目惊心,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令人作呕。我承认当时我吓得全身发抖,两股战战。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变薄变轻,风从我的身体里穿过,我随风飘起,飘啊飘啊飘,最后落在人迹荒芜、死寂无声的某个地方,用我的微不足道衬托世界的天高地邈和古往今来......身边有人说,那女孩是从最高的楼层跳下来的,摔得都没有人样了。我抬起头仰望蔡诗璇跳下的高楼,那的确是压倒性的高度,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当我们想起老夏时,我们发现,老夏不见了。我们系发动全校同学,甚至报了警,所有能想到的联络途径都试过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老夏的蛛丝马迹。即便是水蒸发了,也会有一天重新降落在大地上,怎么老夏就突然从我们眼前消失了呢?

有人说:“我今天上午还看见老夏和蔡诗璇手牵手呢。”

又有人说:“他们不是谈恋爱了吗?怎么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恍惚。所谓恍惚,就是你被人痛痛快快地戏弄了一番,而你却浑然不知,到最后甚至还不肯相信的那种心情。我问他们,老夏和蔡诗璇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他们说,之前没见到什么举动,应该就是这两天吧,你和老夏同寝室,应该知道的呀......

学校对蔡诗璇跳楼一事采取软处理,封锁消息,陪给蔡诗璇家人一笔钱,希望就此息事宁人,可蔡诗璇家人声称一定要弄清女儿自杀的原因,学校解释不了,后来打了一场官司。一个月后,老夏仍然没有消息,警方定义为失踪,这事最后成了悬案,不了了之了。



没人知道蔡诗璇为什么自杀,也没人知道老夏的去处,除了我。

我想起那段复习备考的日子,每天过着机械重复的生活:起床,自习,午饭,自习,晚饭,自习,回寝室睡觉,然后第二天接着起床,自习......细细回忆一下,昨天和今天有什么明显的差别吗?甚至每天吃饭时同学们聊天的内容,有差别吗?

还有每天早上,老夏都是一头朝气蓬勃的短发,春风得意地穿衣、洗漱,哼着爱情歌曲,充满干劲地出门......到底有没有差别。

没有。真的没有。

“我要买蔡诗璇一天的时间,让她好好和我在一起。”很久之前,老夏说过这句话。

其实真相很简单。老夏买了蔡诗璇一天,然后把单线结构的时间变成循环结构,这一天便成了一个回路,永无尽头。

老夏甘之如饴,蔡诗璇却不能忍受。上次,她选择分手来逃出时间的监狱,而这一次,她选择自杀,并且那么决绝。

那天下午, 我在自习室不是打了一个盹儿吗,我不是觉得那一觉睡得特别久吗?那一定是老夏没有赶上救蔡诗璇,只能在蔡诗璇纵身一跃后,将时间停住,用这种方式来延长她的生命。

然后老夏就一直看一直等,直到老死,然后时间开启,蔡诗璇坠地身亡。他说过,在静止的世界里,他只能旁观,无法对这个世界做出任何改变。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走向死亡,却不能救她,老夏竟将这种悲痛延续了几十年。我无法想象由一分一秒累计起来的几十年里,老夏望着静止在空中的蔡诗璇,望着那张为之心痛、为之癫狂、为之曾经充满希望的脸,会是怎样的心情。

而倘若蔡诗璇真能觉察出老夏的超能力,那么她一定也能感受到时间被静止后的冗长和缓慢,那么她死前一瞬间的痛苦,同样被延续了几十年。我也无法想象,一个人等待死亡,竟然等了几十年之久,会是怎样的心情。

这就是我大学四年排行第一的震惊。

我回到寝室,打开电脑,运行魔兽,选择虚空假面,记忆里的片段纷至杳来。老陆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玩家应该有的电脑;严珂的心得说,他们不是数字编码,而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游戏的人物介绍说,在他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掌握了操纵时间的能力;最后老夏说,你很羡慕我是不是,可是你没有想过我付出的代价......

我停下操作。虚空假面站在原地,我恍惚觉得它在看着我。

心里憋得慌。我长吁一口气,抬起头望望窗外的天空。




3.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