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深度长文 | 张兰倒下了,王健林们还能撑多久?

艺术圈 2018-05-15 06:19:53

点击上方“艺术圈” 可以订阅哦!
【按】2015年,张兰被曝出局俏江南,舆论大哗,联想到张兰及俏江南的发家史,背后的故事显然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创业跻身上流社会的故事,尤其是在神秘的东方国度,其背后之力量博弈与权利交易迷雾重重,管中窥豹,则可想而知王健林们的命运依托。本篇仅以艺术作为切入口,试分析其背后之真相。
梵高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卖出3.7亿
早在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纷纷突破千万大关之时,艺术市场在某些所谓的专家眼里就已经变得不理性起来。但今日看来,那还只是“疯狂”的初级阶段,当某位画得不好不坏的大佬一张画炒到1.8亿的时候,大家才幡然醒悟,原来高潮总在后边。但永远只有更高潮,没有最高潮,在“地摊画家”被捧成“大师”且随便卖个一、两亿而毫无压力的时代,简直是癫狂!但是,正所谓“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当艺术品动辄拍出数亿天价之时,如此明目张胆的疯狂,如果还以“天价做局”、“庞氏骗局”、“跨国洗钱”等惯性思维去忖度那些来路不明的巨富们的手段,无论你如何口诛笔伐,都会显得很傻很天真。尤其是当国内富豪们纷纷把目光转向国外大师的作品时,白痴都看得出,一切与艺术无关。
2014年,王中军于纽约苏富比花费6000多万美元买下梵高经典名作《静物·插满雏菊与罂粟花的花瓶》,换算成人民币也就是3.7亿多!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媒体只是象征性地发布了一下消息,艺术圈只不过在茶余饭后多了件谈资而已。显然,天价频出,大家早已麻木,远不如八年前俏江南的老总张兰花两千多万买刘小东的《三峡移民》来的震撼。但今时不同往日,某些无良——或者无知媒体吹捧的“亿元时代”里,今天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卖1.7亿,明天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卖4.3亿,后天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又卖2.9亿。有了范例显然给了很多人信心,天价也就来得更加顺理成章,因此《砥柱铭》4亿、乾隆瓶5亿、王蒙《稚川移居图》4亿、王羲之《平安帖》3亿、张大千《庐山图》2亿、鸡缸杯……当然,根据中拍协的信息,超过千万的艺术品拍卖,一半以上都是假拍或者拍完不付款。这虽然很无趣,但亿元天价出得比娱乐明星出轨还频繁,捕风捉影的事,如果没有捉奸在床,那也许是炒作。即便是真出轨,但捉奸捉双,法制社会没有确凿证据便权当是“炒作”吧!因此,即便是明星出轨如此明目张胆,其实大家早就习惯了。这便是“炒作”和“洗钱”的惯性思维。当然,也许真的就是洗钱,但在社会主义的“法制”社会里,有且只有贪腐,洗钱好像从未发生过似的,再说,发生在高墙大院里的事,大约只有苍蝇才能飞进去一探究竟,捕风捉影的事,往往也就不了了之了。大约艺术圈的事大多都很无趣,王中军买画的事虽然被某些媒体列为2014年度十大事件之一,但的确没有惊起任何波澜。
这只是大众心理,但对于社会学者或者政治家而言,此事却不由不警惕。
王中军
先前早已说了,这事跟艺术无关!其实跟王中军的艺术修养也无关!王中军出身行伍,自称是学画出身,但偶尔洋洋自得地画点小画却着实不堪入目,如果一定要谈论其艺术修养,也就普通艺术爱好者水平而已——也许是爱好者中的发烧友,也玩票做过个展,但是品味就差点意思了,从其个展展出的作品来看,不过入门级初学者水平而已,因此才会从西方经典大师作品中抄个图式或临摹几笔而自我感觉良好。这从他的收藏也可以看出端倪,陈逸飞、艾轩、隋建国、向京、曾梵志、刘亚明、邓小平像、金色毛-泽东……王中军的收藏不但毫无逻辑和体系,而且良莠不齐,某些无良艺术家以艺术之名而做的舔菊之作竟然也被拿出来炫耀,其收藏表明其艺术修养之糟糕。事实上,华谊兄弟多年来拍了大量的烂片,碰到好导演,偶尔也会有《可可西里》或《拉贝日记》这样还不错的电影,但好电影的比例真的是百里难见其一。大多数都是《天地英雄》、《情癫大圣》、《夜宴》之类哗众取宠且华而不实的低劣骗票房电影。从各方面来看,王中军对艺术不仅是含糊,简直是无知。不懂艺术的人,其收藏终究也还是商业投资,即便他从未出手过一件作品,但对于华谊的大当家而言,只是不需要或者时候未到而已——连尤伦斯和希克这样当年坐死了“艺术发烧友”称号的中国当代艺术最大赞助人,最终都难免要抛售其收藏品,何况身处大时代环境中的王中军。
投资归投资,作为在中国摸爬滚打多年的商界精英,王老板即便买艺术品,也少有花大几千万买一件作品的案例,几乎是几万、几十万地买入,鲜有数百万买入的作品,而千万买入的作品,在梵高的《雏菊与罂粟》之前更是闻所未闻。这从侧面证明了王中军投资活动的精明之处,很符合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永远只是低价买入!如果涨了,赚!不涨,不赔!也许是真喜欢梵高的作品,但喜欢是一回事,精明的商人是否会一时冲动不惜把自己在华谊的股份套现赔进去,花从未如此豪放的几亿去买一张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商人不会仅仅因为喜欢而下大赌注,并且,对于精明的商人而言,梵高的画并不值得投资。只有白痴才会觉得王中军会出于投资的目的花几亿块钱买一张梵高的小画。日本人天价买梵高《向日葵》的悲惨往事尚且历历在目,几十年前的前车之鉴,作为影视巨头的王中军,有一定的收藏经验,对这段历史必定不会陌生,智商不至于低到重蹈日本人覆辙。
前文说到王中军抛售股权套现数亿元,最终顺理成章地买成了梵高的油画。与此同时,王中军还向媒体哭穷,说一年薪水只有几十万,不套现,一定会穷死。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高层都在哭穷,奢侈起来,却比谁都任性。王中军虽然主要身份是商界人士,但其神秘的家族背景让人生疑。没错,王中军的父亲的身份从未在媒体上有过曝光,更不用说什么职位了,但依然可以从某些蛛丝马迹中看出端倪。王中军17岁的时候,是要当兵第二天就可以当兵的,恢复高考后,要上大学立马就能上最好的夜大,毕业后也立马就能在国家物资总局端上铁饭碗,不乐意了在八十年代就能出国留学并且上全球最好的名校密歇根大学。如果以上阴谋论调不成立,那么王中军必定是不世出的天才,因为仅仅四年的美国留学时间,三十多岁的王中军在半工半读的状态下拿下学位顺便靠跑外卖攒下了10万美金。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资料显示,九十年代初,也就是1989年到1994年期间,美国人均年收入不过区区3万美金而已。至于跑外卖这类工种,十年后全职的月薪也不过一、两千而已。而王中军学习打杂之余,每年都能攒下两万多美金,那也堪称奇迹。至于是不是在密歇根大学或者学了什么,那想必是方舟子不敢碰的禁区。任何人能玩转作为掌控国家意识形态主要窗口及文艺产业核心的影视行业,都绝不会是无名鼠辈,由此观之,王中军神秘的家族背景也就让人忍不住要猜想,至于是不是网络上流传的“王震将军之孙、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之子”,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家大院够深。
安迪·沃霍尔《小电椅》张兰1.8亿买入
很容易把王中军跟张兰联系在一起。张兰现在是被媒体曝光资产被冻结了,但其实早就有媒体分析,几年来俏江南上市不顺,股权抛售,公司崩盘只是早晚的事。有意思的是,几年前俏江南就已经岌岌可危,而张兰在2014年依然一掷千金,在纽约某场拍卖会上豪掷1.8亿拍下该夜场的封面和封底作品: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的作品《小电椅》及德国“新野蛮”艺术家马丁·基彭伯格作品《无题》。即便张兰有花天价买艺术品的恶习,这个事情还是耐人寻味,因为张兰本人同样耐人寻味。根据媒体公开资料显示,张兰1989年出国,为什么出国坊间消息称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大事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究竟出于何种原因,使得张兰在三十多岁的年纪还不得不抛家弃子孤身一人远渡重洋打工(一说是留学,都是相当不靠谱的说法)?1991年张兰怀揣两万美金找了个“爱国者”的借口,以“海归”的姿态回国创业;接着便有了堪称光速的发迹史——1995年亚运村开白鸟花园海鲜大酒楼,1997年日营业额50万;1999年卖掉手上三家酒店获利6000万——日营业额50万年营业额就是一亿多,为什么要卖掉且三家酒楼合计只卖了区区六千万的白菜价?接着创办俏江南,十年后,6000万华丽变身25亿!接着就听说要上市。但俏江南的崩盘仅仅只是上市A股受阻吗?张兰更换国籍的事,真的是意外被发现的吗?整天抛头露面的公众人物,法院传票居然会联系不到人以至于要去户籍地派出所查户口?张兰有太多小秘密,包括她的草包儿子汪小菲的身世、不三不四的摄影艺术家丈夫、她的前夫、国籍、发家史……再回过头去审视其2007年花2200万买刘小东的《三峡移民》,真的只是“炒作”和“天价做局”吗?2007年还在挥金如土,紧接着2008年便开始寻找外部力量过关了。如果说2008年的融资是因为经济危机,那么接下来换国籍、抛股权、买名画的行为,怎么看都不像是推俏江南上市,而更像是真正的危机到来之前金蝉脱壳。能做到政协委员的绝非普通商人,当然,张兰对于资产转移一说进行了否定。
张兰,原俏江南大老板,丈夫为不入流摄影师,儿子汪小菲身世不明。
再从汪小菲到王思聪,几年来,张兰、汪小菲及大S(汪小菲妻子)被王思聪一顿顿的臭骂挑衅,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颇有意思的是,王思聪爆料汪小菲“开军牌车”的权力,却依然不屑一顾,一方面兜出了张兰的家底,另一方面也炫耀了自己的背景雄厚。王思聪之父万达集团老总王健林深谙政商权谋之道,父亲是高官,自己也做过不小的官,端的是玩转政商两道。不止如此,昔日大连带头大哥薄-熙来倒下了,在大连发家的王健林依然屹立不倒——中国首富的儿子王思聪可不仅仅只是富二代而已,张兰、汪小菲只是小角色而已。身在官系网,口舌之争暗含派系博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已。中国的政治史向来是张弛更迭,经历了长时间的平缓过度,重典治国的借口下掀起一片空前的“打虎”浪潮,都在泥潭,谁都可能是下一个。而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们的纷纷落马绝非偶然,树倒猢狲散,覆巢之下无完卵,届时,管你是王健林还是王中军,或者是王石王八,任你七十二般变化也在劫难逃。在这种情况下,狡兔必三窟,说不好会不会抓住救命的稻草。王健林在2013年几乎用王中军同样的手段买下了毕加索的名画《两个小孩》——价格是1.72亿元人民币。同样来自纽约!据说,落槌价其实也没有到心理价位!作为地产界寡头的王健林,其艺术修养就不必赘述了,但接下来令计划的倒台已经是步步惊心,要知道令计划的老婆谷某操办的瀛公益基金里,王健林是任副理事长的,有意思的是,王健林自己透露《两个小孩》这张画是以某基金的名义买下的。而到了2014年,随着与王健林关系密切的某首脑级高官被押,王健林已经江河日下,加之房地产业处于崩盘边缘,王氏商业帝国已经摇摇欲坠。无论如何,不论是张兰、王健林,或者是王中军,没有谁真的那么喜欢他们拍下的那些天价玩意,也没有谁真的那么在意什么文化艺术之类的公益文化事业,铁的事实是,这些天价艺术品从未公开展出,是否运回国内也是没谱的事。这对于那些溜须拍马给王中军们脸上贴金的人而言,也算是一种赤裸裸的羞辱吧。耐人寻味!
王健林
大时代里没有绝对的安全,今日得志猖狂明日身陷囹圄沦为炮灰屡见不鲜,大约很多人都忘了曾经的商业教父、中国首富黄光裕,“经济犯罪”之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有的生意场都是赌局,赌局中人本是同林鸟,但大火一来,各自分飞而已。黄光裕还在狱中幻想未来的辉煌,前段时间还写有关于电商的狱中论调传出来,但事实上他早已日暮穷途,时代早已不是他的时代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马云们深谙此道,因此风生水起。艺术在他们眼里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筹码,花天价买国外大师艺术品,实不过以艺术的名义明修栈道而已。王中军们需要寻找或者培植属于他们的稻草,一旦落水,那也许是救命的稻草。但这根稻草,也有可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退一步说,理论上存在微小可能性他们真的是出于对那些艺术品的挚爱,但如此对于国内艺术家或者艺术市场而言,倒真的是灾难性的设想——这无疑是有史以来最严重且赤裸裸的不信任、蔑视,甚至也是羞辱。这是不言而喻的!
毕加索《两个小孩》王健林1.72亿拍下
投稿:arthoop@163.com
 
行走艺术圈
独立之思想,
自由之精神,
高贵之人格。
长按二维码关注艺术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