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

阿祖讲故事 | 再见花果山

给你挠挠 2017-11-18 05:41:06


纵使稳重如你祖,

也有调皮任性的时候。

慧娟日记 036


趁着这次难得的感情和事业的双空窗期,我又回了趟国。

 

再次见到李公子,他已经告别了当年唱着《秋意浓》的身形,粉色短袖网格短裤,而且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发福。(


面前的李公子有点像富贵人家的闰土,就差抓个猹给他插了。


李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跳过日常的寒暄直奔主题。


我说,李公子保养得不错啊,珠圆玉润的。


李公子下意识得摸了摸曾经再三脱臼的双肩,难为情的嘿嘿一笑说是胖了胖了。


  >>>>


一般未婚男人间的聊天顺序都是,女人,工作,时事,工作,女人,这样无限循环。

 

我对李公子说掐指一算你也该结婚了吧。李公子脸色一沉,深吸了一口他点的卡布奇诺。


看来是问出了故事,我以为他要借那首《卡布奇诺》来喂我一波狗粮,没想到他瞟了眼我手中的咖啡,开口就是一句一场失败的爱情像个笑话。

 

怎么了,相亲中大奖了吗,亨仔接过话题。


亨仔也是我的同学,外形优秀,性格闷骚,高中时期颇受女孩子喜欢。


亨仔高中时期对女朋友也好,当时小女朋友站在讲台前大喊一声,亨,我鞋带散了。


亨仔就从教室最后一排飞奔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女朋友面前帮她系鞋带,还把另外一只拆了重系一遍的那种。


无奈这几年行情不好,被迫走上了相亲之路。

 

李公子痛心疾首的说跟一个女子的相识最后却导致不欢而散。


故事的重点当然不是他们怎么分开的,而是他们如何相识的。


李公子说他是陪他妈去逛银泰在等妈妈试衣服的休息椅上偶遇了同是陪妈妈来买衣服的逛累了的女子。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必定换微信。


李公子的故事告诉我,孝顺的人艳遇往往不会太差,而且一定要多陪妈妈去逛街。


反正我这几天,连我妈去菜市场买菜我都跟去,生怕错过与菜市场场花的邂逅。


  >>>>


几口饮料下去,大家开始聊起了自己的工作,如意的不如意的都一并吐了个痛快。


作为一个刚毕业刚工作又刚辞职的我,只能作为一个旁听者,从他们的工作烦恼中寻找安慰。

 

光良作为高中时的灵性段子手,靠着帮人写表白短信积攒了不少的人气。


在那个存搞笑短信骗取女孩子欢心的年代里,他可能是我认识的最早的野生段子手。


无奈这几年短信被微信打败,他也失去了将天赋带到短信行业的机会。


光良现在供职于某银行,每天都为自己当初手贱签出去的业务操碎了心。


亨仔这些年辗转北上广,早早的成为了月薪过万的那一类有志青年,然而用他的话说就是,交完房租就埋头吃土,大口大口挖着吃的那种。

 

谈话间,勃起也来了,还带着我们慧娟日记的小粉丝。


虽然我们知道他当年追公交车的那位姑娘已经嫁为人妻,但还是默默为那些送出去的超市购物卡心疼。


勃起还是一如既往的神采奕奕,走到哪都带风。


勃起走到我面前,缓缓伸出右手,说到,

UBS Investment Banking,Warren Song。


我也伸出右手握了上去,

HuiJuan International Along Wu。

 

吹牛逼嘛,谁不会似的。

 




题目是我瞎取的,因为我家楼下有家水果店叫花果山,再次回家所以再次见到了花果山。


近期的慧娟日记阅读量之惨,让米老师,胃博士和我都十分难过,工作小组的群里甚至靠发红包来互相安慰。


参加工作后的她俩,光是想每天叫什么外卖就掏空了自己。


为了安慰这两位慧娟日记的小公举,让她们重拾对生活的希望,重燃对工作的热情。


特此展开一次名为《毕业三个月的大学生现在混得怎么样了》的互动。


说点你们不开心的,让我们开心开心,爱你哟,钦此。

 

编辑 #互动#+内容 至公众号后台,等你哟。


— E N D —

 

:)


还没有看够吗?




欢迎光临

总有一个故事属于你


huijuanair@163.com


Copyright © 天津跑腿我帮您社区@2017